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司法所  

2018-01-25 06:5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共法律服务落地,公民权利体验须改善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1-25 01:18
日前,司法部发文征求社会各界对《关于进一步加强司法所建设 努力提高基层公共法律服务水平的意见(征求意见稿)》的建议,意见提出“为每个公民提供及时精准普惠公共法律服务”的目标。
宏观政策层面的“公共法律服务”,应有具体的服务内容和依托框架,制度化的公共服务终究都必须是逐项铺开并能常态运转。此番司法部发文推动的公共法律服务体系建设,首先在服务主体上充分运用和锁定“基层司法所”这一现有机构作为基础,服务提供有明确的责任主体是施政承诺具体落地的第一步,司法所是司法行政机关最基层化的组织设置,作为地方司法局在乡镇(街道)的派出机构,文本层面的法定职能事无巨细,尽管在具体实践运转中司法所可能更多附属于基层治理的庞杂工作,真正具体明确的司法行政管理职能,却可能流于相关的汇报总结和数据编撰修改。
此次司法部发文明确基层司法所公共法律服务提供者的主体地位,首先逐条框定公共法律服务的内容,哪些法律需求可以通过基层司法所获得帮助,这份具有可操作性的路径指引应有更广泛的公众知晓度,并真正落到实处。当民众的法律需求出现,并顺畅得到制度化的公共服务提供方,彼时应警惕“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行政办事痼疾,不让迫切需要公共法律服务的弱势群体求到门口却依然求助无门。
“基层公共法律服务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与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期待还有很大差距”,以弱势群体维权做例证,长期处于维权困境中的流动人口、农民工等弱势群体需要一条安全、管用的权益维护方式,在权益受到侵害时,除了上访等过于单一的救济途径,司法行政部门的使命本应引导维权者寻求更法治化的解决方式,从安排法律援助介入到更全面的诉讼保障,以及在专业律师服务与当事人之间建立桥梁而非人为制造某种沟通障碍。基层司法行政机关不是只有律师管理这一项职能,而社会化、市场化的法律服务与公共资源支撑之间也并不矛盾,更应当是互为补充的关系。有价的律师介入与无偿的法律援助应当无缝衔接,甚至在律师无偿介入案件的情况下,基层司法部门也要有能力提供必要的后勤保障。
“及时”、“精准”、“普惠”的目标并非不可考核,甚至可以说每一次农民工讨薪、每一场拆迁纠纷妥善处理与否,都是考核的当口,都要看基层行政部门能否真的发挥作用。化解纠纷不只是息事宁人,更在于明辨是非,司法所和“法律顾问进村”等基层法律服务项目,难免遭遇普通民众与基层执法之间的矛盾处理,可能常常面临“到底站在哪一边”的诘问,甚至在选择具体纠纷处理的渠道和方式上同样如此。一场“民告官”诉讼,“告官”一方因权益受损而身处困境,基层公共法律服务能否同样及时提供普惠的法律服务供给?这势必考验行政权属在内部设置和运行中的独立性。
司法部发文推动公共法律服务的落地,于民众而言最真实、直接的权利体验在于当需求产生,可以快速、有效地找到公共法律服务的线下提供平台。“公共法律服务工作室”不仅是一块牌子,不能成为常年紧锁的门、长期未擦拭的办公桌,文本层面的机构设置都需要深入改革措施予以激活和唤醒,在此过程中更要强调基层司法部门在法律定位上的本来属性。做公共法律服务的提供者,要有真正的服务者心态,社会化法律服务因竞争状态而使服务质量水涨船高,公共法律服务的承诺与考核,则有待每一个公民主体在日常生活中以切身的权利体验做考核。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