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说理  

2017-09-19 07:00: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厉行全程说理,行政执法首先要有理可说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9-19 01:30
日前,司法部就印发的《司法行政系统落实“谁执法谁普法”普法责任制实施意见》答记者问。《意见》列出司法行政系统的“普法清单”,要求司法行政执法、管理、服务全过程中“释法、说法”,办理行政处罚案件在案件受理、调查取证、案件审理、告知听证、处罚决定和处罚执行全过程“说透法理、说明事理、说通情理,提高行政处罚的说服力和公信力”。
司法行政机关作为政府行政权属中与法治化目标关联最紧密的部门,对全面推行政府法治而言可以说休戚与共,无论是普法还是自身行为本身的守法以及规范化。司法行政部门与政法系统其他部门的差异明显,说理并非其最醒目的工作职能,公众更常见的是对司法文书说理的呼吁以及推崇。司法机关定分止争,增强文书说理甚至整个司法裁量过程的说理性,可能更具有制度建设层面的操作价值。但必须要说,说理本身并不是对特定某一个机关的苛刻要求,而是对包括立法、行政、司法在内诸多权力配置所提出的内在约束。说理就是要说出行为的依据,为什么这么做,凭什么这么做,说理不仅是要说清楚行为本身的依据和逻辑,更意味着提醒行为人自身的谨言慎行、保持谦卑———这也是权力运行过程中所必须遵循的规则。
司法部所梳理出的司法行政系统在履行各类职能时的“普法清单”,尤其强调在办理行政处罚案件时推行全程说理式执法。这里需要注意的是,行政处罚过程中的说理是要向相对人阐明行政行为的合法性依据,而不是为具体行政行为在事后寻找某种牵强的理由———所谓“总有一条能办你”便是类似的执法陷阱。普法是行政行为面向普通民众的再延展,也是行政行为面向自己的一次提醒和反思。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普法首先是一次对行政行为守法观念的普及,严格守法的行政行为是“谁执法、谁普法”逻辑的开端,司法行政机关所担当的律师管理以及诸多面向普通社会成员的公共服务,行为本身守法与否是普法过程中说服力的显现。事实上,对行政行为进行制度层面的合法性审查中,司法机关就通过行政诉讼担当着把关者的角色,普法责任制也是对违法行为严格追责的责任制,只有行政权力内部自我约束,政府法治才有起步和贯彻的前提。
全程说理式执法并非削弱行政处罚的强制力,行政处罚要让相对人心服口服,这首先考验处罚依据本身的公众认知度和处罚程序的公正性。在司法行政法律法规起草制定过程中,“发布时都要将政策解读作为必经程序”,行政法规的制定过程贯彻《立法法》要求,须经公众讨论程序,这也要求以行政机关身份发布对政策的解读时,其文本也应当有面向社会征求意见的程序。很大程度上,政策解读也有具体的约束力,事关行政法规的执行细节,政策解读文本发布不应当仅是一次性发布,其具体措辞的表述也要有开放和包容性,“全程说理”的一个要义,是理要能说给别人听,说理的人也要听得进去被说理人的建议和诉求。普法是“双向法制教育”,更是一个官民彼此说服、良性互动的过程。
“有理走遍天下”,从这句俗话可以看出行政执法全程说理的题中之义。“全程说理式执法”客观上是对行政行为本身所提出的高标准、严要求,国家贯彻和推行“谁执法、谁普法”的普法责任制,建章立制的初衷便在于此。对说理提出制度性要求,同时也是对“能动嘴的时候尽量别动手”提出期待,行政行为的法治化本身就是权力运行机制的法治化。有理可说意味着行政行为有法可依,把依据说出来,而且有耐心、有自我约束力,权力的公信力自然增强。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