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兄弟登山  

2017-07-03 07:08: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评]纠错进行时,也是兄弟登山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7-03 01:50
司法纠错的案例见得多了,人们对案情难免有似曾相识的错觉,事实上,每一个申诉进行中的个案,涉案当事人所经历的都不尽相同,苦辣心酸、各有体验。据《民主与法制》杂志报道,山西临汾范国田被杀案上演“罗生门”,同一个被害人、两处致命伤,两名被告分别被认定砍了死者一斧子,但被告人服刑期间的驻地检察官却认为,两处致命伤“较为符合一人用同一凶器所伤”,并为在押人员李成政寻找律师代为申诉。
“一案两凶”不稀奇,但要论证“都在后背部且近平行走向”的两处致命伤是两个人分别所为,则应有严格的证据要求,不能仅靠被告人供述以及一些证人证言。李成政在范国田被杀案中经历省高院两次发回、市中院建议补侦,足见案情之复杂,但在相关疑点并未得到解释的前提下,终审以死缓落判是否有违“疑罪从无”的嫌疑。具体个案检方已经启动复查,法院业已立案审查律师提交的申诉文件,值得注意的是在临汾范国田被杀案的疑点被发现、当事人申诉过程中,可以看到驻地检察官以及律师的及时介入。
“我们这里有个正在服刑的犯人,一直在喊冤”,这名被多位监狱驻地检察官提到的在押服刑人员李成政“多次自杀自残并且拒绝减刑”、“多次向驻监狱检察室反映、喊冤”,因而引起驻地检察人员的注意,并核查相关案情。不仅如此,检察官还试图为在押人员寻求律师帮助,这一系列在司法纠错进行中的作为,是本案得到舆论关注的看点之一。
纠错进行时,意味着具体个案的定论尚未被推翻,各方如何对待一宗尚无法被称之为“冤案”的生效判决,无论是作为制度化监督的驻地检察,还是颇受一些非议的社会舆论,面对案件疑点尽职核查,梳理个案过程客观呈现,检察监督以及舆论监督可谓都是在尽本分。呈现到公众面前的个案疑点,总有口供为王,常见当事人有遭刑讯逼供的申诉,按日前颁行的非法证据排除新规,很多案子是可以作为判例严格审视的。不少已经纠正的冤假错案在归因时往往被归咎于时间,以及某种历史的局限,但此番李成政案,距今并不十分久远,案发是在本世纪初,案件几经退回,直到当事人入狱服刑也只不过是几年前……冤假错案可能依然存在于当下,制度演进是否因此看到落实的空间所在?
在生效判决中发现案件疑点进而启动纠错、复查程序,是难能可贵的各方努力,包括驻地检察官对在押人员情况的了解以及认真核查,包括律师对案情的重新分析以及舆论的关注。随着防范和纠正错案判例的日渐增多,纠错已经从典型案例逐渐成为一种司法自我修正的常态,纠错常态化,防范的努力和制度激活便不应当错失。新出台的排非新规在细化非法证据之所指,此前一度可能不被认为(或存在模糊空间)是刑讯逼供的行为越来越不被制度所容忍,看守所立法被热议,刑事案件当事人在侦查羁押期间的处境为各界所关切。
检察监督在强化,派驻特定机构的检察人员触角在延展,从看守所、监狱到派出所,对侦查行为的制度紧盯事实证明有益无害。纠错也好,防范也罢,都是各方合力推动的目标,不啻为一个“兄弟登山,各自努力”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