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婚姻法  

2017-03-01 07:0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婚姻法“补充解释”,纷争仍赖具体司法裁量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3-01 06:40
昨日,最高法发布《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的补充规定》,针对司法实践中出现的涉及夫妻共同债务的新问题和新情况,强调虚假债务、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
对司法解释进行再解释,这一现象的出现,或可见社会发展之快,也应了那句话,“法律永远是滞后的”。在成文法律的滞后性与稳定性之间,权衡成为一门艺术。近来,围绕《婚姻法》司法解释(二)中第24条的争论愈演愈烈。该解释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司法解释给出的但书条款则是“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者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十九条第三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具体的司法实践中,确实存在绕过或者说利用该条款进行恶意转嫁债务的情况,正如最高法针对此次补充解释的说明中所举例,甚至还有“夫妻一方利用该条规定勾结第三方,坑害夫妻另一方”的案例。按照此次“补充解释”的指引,明确虚假债务、类似赌债高利贷等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法院不予支持”。此外,补充解释还对以夫妻一方名义举债的案件进行了详细的程序规定,比如“应当经过审判程序”、“应当传唤夫妻双方本人和案件其他当事人本人到庭”等。这可以视为司法解释回应甚至不断回应社会争议的例证。
正如前文所言,成文法从制定之日起可能就已经落后于社会发展,司法解释对法律适用过程中出现的新情况予以细致化安排,这也是应对法律稳定性与滞后性矛盾的解决思路之一。但面对纷繁复杂、状况迭出的具体个案,如何穷尽现实中的各种可能,对立法(也包括司法解释)而言不啻为一个考验。以此次针对婚姻法司法解释再做的补充解释为例,其所试图解决的是债权人权益与债务人配偶权益的冲突问题。最高法方面的回应中言明,此次备受争议的婚姻法解释第24条“是严格限定在现行法律规定范围内对法律适用问题作出的解释,没有超越现行法律规定”。可以说,在司法解释的基础上再做补充规定,事实上给出的指引也并不是新的立法突破,而是相关程序、原则的重申,或者说更集中、更细致的汇总。
赌债等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这次被补充规定所重申,在现行《民法通则》(乃至讨论中的《民法总则》草案)中可以找到依据,该法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所为的民事行为无效;以合法形式掩盖非法目的的行为无效”。非法债务不受法律保护,事实上这是无须进行补充解释的法律规范,在具体的婚姻债务纠纷中,问题的关键可能在于,对于虚假债务和非法债务的举证责任分配,很多赌债都以正常借款的形式签订借据,夫妻一方如何证明赌债的存在成为难题。
补充解释的适用过程中,社会不出意外会出现其他可能的情况,具体的司法裁量依然有赖于法官的具体裁量,如补充解释所指引的,需要“结合案件的具体情况,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结合当事人之间关系及其到庭情况、借贷金额、债权凭证、款项交付、当事人的经济能力、当地或者当事人之间的交易方式、交易习惯、当事人财产变动情况以及当事人陈述、证人证言等事实和因素,综合判断债务是否发生”。此次补充解释重申和强调了诸多法官需要遵循的原则性、程序性规范,在补充解释未出台之前同样应当严格谨守。社会情况永远瞬息万变、状况百出,天然具有滞后性的成文法律在与社会发展的调适过程中,尤其需要强调具体司法裁量的作用,这是此次婚姻法补充解释所阐释的基础法理。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