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司法履职  

2017-02-08 06:47: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保障司法履职,更要强调法治思维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2-08 04:30
日前,最高法印发《人民法院落实〈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规定〉的实施办法》,并发布法官履职保障的十大典型案例。此次《办法》提出,“对于任何单位、个人安排法官从事招商引资、行政执法、治安巡逻、交通疏导、卫生整治、行风评议等超出法定职责范围事务的要求,人民法院应当拒绝,并不得以任何名义安排法官从事上述活动”。
面对非法定职责安排,提出“应当拒绝”的要求,这样的提法曾在公安部相关执法规范中看到,公安部明确提出,“严禁公安民警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法官被安排参加从招商引资到卫生整治的大小地方治理事务,其中包括涉及警方职能范畴的治安问题,此次最高法的“应当拒绝”和此前公安部的“严禁参与”,试图厘清的都是各自职业范畴内的法定职责。
法官的本职是审案,警察的本职是治安,职守混同的本质是地方治理失范。面对无理安排,“应当拒绝”的主体是法院,明确了法官正当履职的保障义务主体,从“应当拒绝”到真正有底气说不,可能需要一个艰难的实践过程,相关非法定职责安排被下达到法官个体,上传下达的角色往往就是法院,能不能守住底线,法院是第一道防线,其次才是法官。2016年9月,江苏徐州检察院对当地检察官上街协管交通的要求,破天荒地表达了拒绝的态度,得到包括新华社等央媒的叫好。徐州检察院的做法值得法检机关效仿,拒绝不仅是法定权利,也应是法内义务,问题的关键是,当拒绝无法勇敢表达,乃至无理安排被正式提出时,应当拒绝而没有拒绝、不该提出却依然提出的两大主体,是否能被顺畅、准确地予以问责?同样受到考验的是,当法官个体面对非法定范围内的工作安排,尤其是相关安排已经通过法院传达到法官而并未被法院所拒绝时,法官个体如何有底气表达拒绝?
保障司法履职,更要强调法治思维,这里的核心在于,需要有制度化的保障机制给法官说“不”壮胆。已经在健全过程中的权力干预司法全程记录制度,不仅要有能力记录和惩处对具体司法案件的干预行为,还要有能力对法官正常履职的干预筑起防火墙。省以下检法进行人财物统一管理的改革,就是试图在更大范围内确保司法不受制于地方党政的影响。地方治理的诸项具体要求,强拆、招商、交通、截访等等,之所以长期以来变成可能落在法官头上的任务指标,在于司法从业人员的人才管理、司法机关的正常运行,均难免受制于地方。新一轮司法改革能否改变这一尴尬局面?法官说“不”的底气,关键是确保司法履职的努力需要基于法治思维,保证履职面前人人平等,不能一部分人干预履职可以忍,一部分不尊重司法则被严惩。这才是建立司法权威的重中之重。
与司法履职新规同时公布的还有保障法官履职的典型案例,2016年9月,山东寿光法官在执法过程中遭遇某县政协主席带队的成建制阻挠,不仅法院判决执行受阻,执行法官人身还受到侵害。“现实中,一些单位、个人甚至个别领导干部”阻挠判决执行、无视司法权威,应当得到司法严惩,而不能有例外。此次司法履职新规提出侵害和阻挠司法履职的主体,与法院“应当拒绝”的诸多非法定职责安排的提出主体,都为司法立威、确保审判独立提出考验。正如最高法副院长李少平所言,“法院审理案件、作出裁判,本质上是法官对事实认定和法律适用形成内心确信的过程。要追求裁判过程公平、结果公正,必须确保法官办案时远离案外其他任何因素的不当侵扰”。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