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财政透明  

2017-11-29 08:41: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开是为了监督,重申财政透明的价值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11-29 01:50
日前,上海财经大学公共政策研究中心连续第9年发布中国省级财政透明度指数,“报告显示的是2015年度决算透明度情况”,数据显示,31省(直辖市、自治区)平均得分48.26分,比2009年增长一倍多。值得注意的是,财政透明度指数超过60分的省份达到6个,是上年榜单及格数量的三倍。
拿个及格分数也不容易,从一个侧面亦可看到主持此项财政透明度排行的学术机构连续9年推出相关榜单的坚持以及标准的严格。正如项目组组长、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邓淑莲所言,“尽管9年来我国省级财政透明度不断上升,但仍不理想”,特别是预算法修改实施后,“各级政府逐渐从被动公开转为主动公开,公开也越来越规范”。在整体公开表现趋于规范的前提下,有必要分析和思考新发布榜单所反映出的现象。
财政透明的意义,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的话说,就是“全面规范、公开透明的财政制度,不仅能保证财政资金安全、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在提升政府公信力、推进制度反腐方面,也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公开是为了监督,监督是为了权力运行更科学、更健康、更符合治理现代化的要求。最新的财政透明度榜单,依然反映出财政公开排名“上蹿下跳”的情况,前一次排行垫底的省份,紧接着可以一跃升到前几名,而且在对榜单进行分析时发现,透明度高低和财政发展水平并未产生想象中的正相关关系。有必要正视各地面对财政公开的态度和心理,报道提到,“不愿意冒尖”的想法普遍存在,值得追问的是,不想“冒尖”就可以不“冒尖”的自由度从何而来?
“法无授权即禁止”作为一项渐为人知的权力运行原则,实践中可能产生所谓“预算法要求公开的就公开,没有要求公开的就不公开”的倾向,这属于对财政公开执行层面的严重误解。新《预算法》对政府预算编制提出了较为细化的要求,但并没有规定相关的细化内容要全部公开,地方政府因此缺乏相应的强制约束和公开动力。正如上海财经大学公共经济与管理学院院长刘小兵所言,“法律应是底限,而不是上限”,财政信息的公开化程度应当以公众的知晓度和参与监督的便捷度为底线,排行榜有推动公开的意义,公开不能只是为了排名需要而使得接受监督的制度目标陷入某种迷失。
在财政透明的榜单中,透明度得分最低的是财政专户,财政专户透明度低则源于相关领域改革的推进。从2014年度开始,不再要求编制《财政专户管理资金收入明细表》、《财政专户管理资金支出功能分类明细表》,2015年则进一步取消了所有与财政专户管理资金相关的决算表格。面临将被系统清理、取消的财政专户,其去留首先就意味着预算监督口径的扩大,财政专户公开信息的减少,一方面说明相关清理的工作进展,另一方面也可能意味着原有专户内资金因此被纳入不公开范畴。“专户有资金就应当公开”,这是相关指标继续参与透明度排名的理由,也是第三方机构介入公共事务该有的监督逻辑。
对财政透明度进行年度排名,用意在于鼓励和督促公开的继续深入。在部门预算中,此番年度榜单纳入评估范围的341个省级政府部门财政透明度得分“继续保持2013年以来的增长态势”,也可以说明财政公开的深度和广度本身是不可逆的,“所有使用财政资金的部门,全部都要公开预算”首先是政府的施政承诺,也是透明政府建设在进入现代化转型过程中所必然要面对的一项基本考验。
公开是为了监督,更详尽的公开需求说明公众对于参与公共治理的热情在提高。在公开数据以接受监督的共识之下,以学术界测评为代表的社会监督,作为督促公开的力量值得肯定,相应地,人大监督为主的制度设计则更值得期待。要以参与监督的人大代表能找得到、看得懂相关财政公开数据为起点,从制度层面保障人大监督的有效推进、细节落实,这无疑也是治理现代化的起点。
  评论这张
 
阅读(13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