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以审判为中心  

2016-08-04 06:04: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以审判为中心,再造司法运行秩序
来源:南方都市报 作者:南都社论 08-04 02:00
日前,最高法、最高检以及公安部、国安部、司法部联合发布《关于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的意见》,这标志着此前为各界所瞩目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的“以审判为中心”改革方案正式落地。
什么是以审判为中心?既然当下的改革目标确定以审判为中心,那么现在待改革的旧的诉讼制度又是以什么为中心?按照6月27日中央深改组第25次会议对以审判中心的表述,首先便是“发挥好审判特别是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护诉权、公正裁判中的重要作用”,也就是解决此前南都社论反复论及的“庭审虚化”问题。以审判为中心,不仅是以庭审为中心,更开阔的改革思路中,更是以审判机关为中心对刑事诉讼程序进行彻底的梳理和再造。
不难看出,以审判为中心的21条改革意见,绝大部分是对刑诉法现有制度、规定的重申,其中包括了未经法院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没有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不得强迫自证其罪等理念,还包括对非法证据排除、证人出庭制度、保障辩护权利等具体制度。对既有制度、理念的重申和完善,既然可以实现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改革的目标,也就说明,旧的、目前的以侦查为中心的诉讼机制,是现行诉讼制度中诸项设计并未得到很好实施的结果。侦控审的关系,从本应该呈现的“魏蜀吴”异化成了“刘关张”,控审机关对侦查行为的宽纵、放弃监督,使得刑事诉讼的运行秩序出现了质的变化。
以审判为中心,促成庭审实质化,最核心的表现在于将对刑事案件的判断、裁量和最终决定权,回到法庭,而不是在法庭之外私相勾兑、领导拍板。关键在于,如何改变那些方便和助长庭审虚化、审判边缘化的旧制度、旧做法。以非法证据排除来说,制度确立至今,鲜有成功适用的案例,深究原因,首先是法官缺乏果断适用非法证据排除程序的底气,本身也是对粗放侦查行为的妥协———是否存在刑讯逼供,宁愿听信侦查机关的一纸“不存在刑讯”的证据,也不愿适应庭审需要,让侦查机关提供审讯期间的全程影像资料。不提供全程录音录像,也没有法院敢因此推定刑讯的存在,客观上导致审讯不录像被纵容,刑讯成为事实上无法证明的控诉。
此次改革方案,对非法证据排除着墨不少,除了对刑诉法非法证据排除规定予以重申外,还申明建立“重大案件侦查终结前对讯问合法性进行核查制度”,意在激活和督促检察机关对侦查行为的主动和刚性监督。驻所检察官对嫌疑人进行证据合法性的问询,并全程录像,这一督促效果如何还有待观察,但侦查终结前的讯问合法性核查,依然仅是对所谓重大案件适用,包括讯问期间全程录音录像的规定,依然也是只对重大案件有刚性要求。所有案件不分大小,能否得到程序规范的一体对待,与如何解读“重大案件”一起,直接影响非法证据排除制度的最终落实。
以审判为中心,告别庭审虚化,所有理念与制度的重申,都昭示一个至关重要的道理:对法律较真,法律它才是真的。制度建设逐渐完备之后,考验法治建设诚意的就是让制度文本落到实处。保障律师辩护,重塑侦控审的监督、制衡设计,有勇气保障证人出庭,公开审理的案件真的开放旁听,在每一起案件中实践法治、尊重程序,包括不把对程序较真的法律执业者视为“捣乱者”。以审判为中心,就要以法治为信仰,而不是奉权力为圭臬,正如马克思所说,“除了法律,法官没有别的上司”,这才是这一轮司法改革所必须直面的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16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