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枪下留人  

2016-12-30 10:0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枪下留人”需要制度预期

在刑场上被“枪下留人”后,监狱服刑的张鸿感觉,2016年下半年是他19年来最煎熬的半年。一个死刑案子,省检要求直接启动再审,但省高院却悬23个月未决,这是发生在2016年的山西,张鸿案的现实遭遇。

确定要死,与不确定是死还是活,就这么悬着,往往后者更折磨人,这是一种难以言说的酸爽。公民的个人体验复杂而苦楚,但体现在制度逻辑之中却可能只是冰冷的程序,一步又一步。

1998年5月15日,张鸿在刑场上被枪下留人,彼时山西省高院在2001年作出的再审判决书上写道:“发现原审认定张鸿犯罪的事实需要进一步查证。”,2012年,山西省检察院对张鸿故意杀人案进行复查,于2014年4月1日形成了一份复查通知书,其中提到:“已依法向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再审检察建议。”但就此开始,确实迟迟悬而不决的等待,按照山西省高院的说法,是法院始终未能有调取到侦查卷原件,据说该案的审查工作一直“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紧锣密鼓,一个被重新定义的词。程序一直在走,却一直无法给当事人一个确定无疑的说法,按照法院方面的说法,“公安上不知是因为人员更替还是搬家把案卷给丢了,证据也就补充不进来了”。这不仅涉及案件复查,可能还影响后续的案件责任追究,很难说是案卷真的找不到了,还是有人刻意隐瞒,阻碍错案纠正以及可能的追责。

人命关天,事关生死,但在视若日常工作的办案机关那里,这便是再普通不过的程序,问题的关键在于,对于依法启动的再审程序,以及再审程序之前能否启动再审,法律并无明确的时限要求,换句话说,拖了这么久,但似乎并不违规。远的不说,刚刚才被纠正、家属公开送锦旗盛赞“疾风迅雷”的聂树斌案,“真凶”王书金死乞白赖反复追着赶着供认不讳也已经十多年了,公民等一个再审结果究竟有多难,可想而知。

“这起案件显得出奇平静,甚至从未有人提审过张鸿”,程序据说一直都在紧锣密鼓,但案件当事人却无法感觉到,司法改革进行这么久。改革的获得感,普通公民能不能察觉得到尚未可知,具体个案的当事人也必须要能感受得到,是检验改革成效的最现实标尺。刑事案件的再审程序亟需法治化改革,再审的程序要有起码的时间表个路线图,给当事人以基本的制度预期,这是法治之下公民的卑微要求。在此之下,再去看启动再审程序的制度预期,不要让冤案纠错像极了中大奖,就必须在具体个案之余有足够的制度反省,启动再审不能遥不可及。

具体法治,需要具体公民的具体感受,它真切,且退无可退。(萧锐)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