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庆安枪案十日祭│免于恐惧,才能心生敬畏   

2015-05-12 22:14:1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萧锐

庆*安**案的十天,各种焦躁情绪在积蓄,一个事不关己的东北农民,变得唇亡齿寒。现在回头看这些天里的各界讨论,其实围绕的核心论题,一直未变(或者说一直没有进展),那就是:要真相。

庆安枪案十日祭│免于恐惧,才能心生敬畏

*安火车站枪*案,十天了。

现在回头看这些天里的各界讨论,其实围绕的核心论题,一直未变(或者说一直没有进展),那就是:要真相。因为只有在个案真相的前提下,才可能有更多其他讨论的基础,比如具体事件中的责任承担,警察的开枪权及其监督,地方舆情粗放式应对以及次生灾害。

***案的十天,除了案发后最开始的时间,庆安当地的笨拙“善后组合拳”外,官方长时间保持令人匪夷所思的沉默。与此同时,外界的焦虑则得到充分积蓄。

“真相”被反复转述,录像去哪儿了?


十天来,公众一直要真相,真相一直被遮掩,或者说,真相一直被转述着。5月11日晚,财新网以“庆***击案目击还原”为题刊发报道,“先后采访了徐纯合的母亲权玉顺、堂弟徐纯静、几名现场目击者和徐家所在的庆安县丰满村村支书王淑华、村委会会计邓利民,以求还原真相”,最终呈现在读者面前的,依然是一份被目击者讲述、被“曾在警方安排下看过现场录像”的死者亲属讲述的现场拼图。

现场监控视频是存在的,而且据在场媒体记者勘察,三四百平米的候车大厅,有六个监控摄像头,其中一个摄像头“正对着5月2日枪击案死者倒地区域”。视频在,一直都在,而且很多人看过,新华社“袭*警案报道”的记者看过,铁路警方多位接受采访的负责人看过,参与签赔偿协议的死者亲属也看过,曾三次奉命接赴京上访(乞讨?)的徐家人回村的村干部也看过。而且据前述几种二传手的多次“还原”,徐纯合袭警几乎是可以认定的,不示弱、骂骂咧咧、抢到齐眉棍开始还手,大势于开枪警察如此有利的监控视频,却不及时公之于众,做嘉奖的依据也罢,做澄清的证据也好,信息掌控者太矜持,以致有些不合常理。

媒体最新对事发现场的“还原”,核心否认的一个环节其实是截访这个大背景。看过视频的死者亲属对媒体说“没人不让他进站”,支书、会计也“坚称”没有截访(但同时却透露,此前因为“上级领导要村里派人接他们回来”已经花了三万多元)。但颇为诡异的是,此前对媒体讲述“车站安检人员认出了这对多次上访的母子,因担心其上访而不让他们上车”的,也是这位看过监控的死者亲属。一前一后的讲述如此反复,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资深媒体人石扉客说,“***击案的相关证人证言已经被污染得很厉害了,无论从媒体报道的角度,还是从调查组调查的角度来说,这点特别要注意”。证人证言被污染,这一观察点出了庆***案至今迷雾重重的关键所在,同时也是媒体和公众无法了解第一手案情的症结所在。如果没有视频,现场还原可能只能依赖目击者讲述艰难拼接,但在有视频、且不止一份视频的前提下,十天里却仅靠看过视频的几种人员来转述,极其不寻常。

如果按照最新讲述,完全剔除截访的因素,那么徐纯合的这次“袭警”,或者说此次阻拦其他旅客入站,变得非常莫名其妙,师出无名——午餐吃得不错、还喝了点酒,进入候车室十分钟左右,来回走了几趟、还吃了会儿瓜子的徐纯合,从厕所出来后就开始阻拦他人进站。所有的疑点,都需要最直接的现场监控视频来做真正还原,最好一刀不剪,尽可能不留死角。

监控视频在哪,那段记录了“歹徒”徐纯合最后时间的影像资料,是否可以有一刀不剪的公开?还要等多久?那段同时记录了警员在负伤状态下勇斗歹徒、并将其击毙的影像资料,能否也给他所保护的社会公众一观?英雄事迹能否提升公众的安全感?

公安部姗姗来迟,真相怎么调查?

媒体在盲人摸象式的费力“还原”现场,几个不相关、但躺枪的地方政务微博在卖萌撇清关系,真牵涉其中的部门,却到了事发十天时,才出来说话。据新华社5月12日报道,“公安部和铁路总公司领导高度重视立即责成铁路公安机关全面开展调查”。尽管过了十天,还是不少人感到欣慰,毕竟有回应了。只是这里的1个“立即”换算成时间概念,多少还是有些穿越。

公安部和铁路总公司领导高度重视”,对事件开展调查的是“铁路公安机关”,至于本该担负更多调查责任的检察机关,在本来就短的官方回应中,只有一个分句的篇幅。如果记性好,可能还有人记得,事件爆出的初始阶段,检察机关的戏份也是这一个分句,十天过去,表述都没变。

围绕警察开枪所展开的调查,检察机关的角色与责任至关重要,但现实是,从一开始铁路警方高调宣扬用枪的合法性,庆安当地官方给予领导亲往慰问的待遇,甚至包括对涉嫌暴力袭警的徐纯合家属,以最快速度做了经济补偿,这一套组合拳打下来,“第一时间介入”的检察机关究竟调查了些什么,甚至连是哪一级检察机关介入,外界都不知道。

对个案展开调查,自上而下的内部调查是一部分,由外而内的外部调查则是另一部分,鉴于铁路警方第一时间对事件进行的倾向性定性,其还是不是个案后续调查的适格主体,很多人心里已经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在这种情况下,检察机关的独立调查变得至关重要,包括对证人证言的采集、鉴别,对全程视频证据的专业分析、枪弹鉴定和现场勘验。最不该沉默的,最应该积极作为的,在官方信息披露中,至始至终却只有一个分句的戏份。

***案:一场乱战,鹿死谁手?

不能不说说董国生,这个全国闻名的副处级庆安官员,同样是5月12日,新华社报道称,董因户籍年龄、学历造假以及妻子“吃空饷”等问题被停职。争相转发的各种账号里,都不忘加上一句“庆安枪击案发生次日,董国生代表省市领导慰问案件中受伤民警”。这场舆情次生灾害,在枪案还没有结论之前,自己先有了一个初步结果(尽管,停职这事儿最终什么走向,还不好说)。

徐纯合是中枪身亡,董国生则是躺枪落马。枪案发生,官方第一时间对事件定性,把刁民徐纯合升格为“歹徒”,因为个案真相的在逃,副县长的出镜慰问成为众矢之的。现在回头看,这次慰问于董国生来说,更像是无妄之灾。铁路警方的枪案,与庆安当地原本不搭嘎,但事发次日,董国生已经“代表省市领导”出镜慰问了。事发后的第一夜,究竟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细节,从庆*安车站的枪声,到省市领导得到报告并批示,最后由这个有些倒霉的副县长出面慰问,行政效率的快节奏,与枪案调查的慢十拍,反差好大。

围绕庆*安的官场缠斗,藉由火车站的这一声枪响,还有多少在被全国围观的路上,真不太好说。但可以确定的是,围观者变得越来越不好糊弄,官员中枪落马、甚至被流弹所伤,成为一种被随机拣选、逃无可逃的宿命,另一种随机的命运拣选,最新的例子则是农民、刁民和“歹徒”徐纯合。

***案的十天,各种焦躁情绪在积蓄,一个事不关己的东北农民,变得唇亡齿寒。这其中,更多源自一种不确定性,或者说不安全感。免于恐惧是一种不可剥夺的社会信赖,它需要制度本身给社会成员以确定的指引。一起举国关注的枪击案,整整十天,只能由特定的人员看完视频再给公众复述,只有特定的媒体获准采访、向公众“还原真相”,这样的信息定向供给,事实上是另一种被剥夺。

十天,可能是大多数新闻事件所能吸引公众注意力的时间极限,徐纯合还能撑多久?在人群散去,转向另一个群情激奋的社会热点前,监控视频会公布吗?个案调查是否有一个足以解释全部疑点的结论出台?亦或者,已经熟知舆情规律的涉事有关部门,已经在心底念念有词,静候围观人群的散去?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有难度”




  评论这张
 
阅读(3668)|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