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聂树斌案听证:程序不伦不类,未来不清不楚  

2015-04-28 21:58:3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聂树斌案听证:程序不伦不类,未来不清不楚

萧锐   首发|搜狐评论微信公号“有狐”(youfox-sohu)

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一案(疑案?)已于2015428日,也就是今天在山东高院召开听证会,从1点半开始及近深夜,漫长的时间里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分别阐述了本方的意见。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听证会,听证的内容是压在中国司法头上足足二十年,挥之不去的一个梦魇,其影响深深烙印于中国法治进程中。

1995年,聂树斌被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强奸罪和故意杀人罪数罪并罚、核准执行死刑,时年21岁;十年之后的2005年,“真凶”王书金落网,聂案关键性证据遭疑。此后近十年,司法界对于聂树斌案正义的追寻从未停歇。2013年王书金案二审,部分聂树斌案卷宗材料呈送法庭,检方用聂当年的部分口供来反驳王书金的“自证其罪”,但聂树斌供述的真实性与合法性却被回避。除此之外,聂树斌案卷宗长期藏之府衙,秘而不宣,直到2014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进行复查。20139月,河北高院对王书金案二审宣判,不认定王书金为聂案真凶,被外界视为法院贯彻疑罪从无原则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聂树斌就能据此被推定为那起奸杀案的真凶。 

今天,也是当年“凶残的犯罪分子聂树斌”在法律文书层面被执行死刑的二十年周年死祭后的第二天。之所以说“法律文书层面”,是因为公众无法确定无疑地相信,聂树斌究竟是哪天死的——律师阅卷发现,在聂树斌法律意义上的生命已经被依法终结后十多天,还有一份聂树斌亲笔书写的上诉状,神奇地出现在案卷里。这如果不是异度空间里的灵异事件,就一定是中国司法史上的灵异事件,诡异莫名,肃杀异常。

听证会?在刑事案件的既定流程中,这不是一个常见的形式,不过话说回来,到目前为止聂树斌案的重新调查过程,不只听证会看起来稀奇,包括现在的最高法指定山东高院复查也不是常规的法律程序。严格来说,对陈年旧案的纠正在法律意义上只有启动再审才是决定性步骤。按照山东高院相关人士的说法,倒也没错,复查程序该怎么走,法无明文规定,在这个大家都在摸索的过程中,既然聂树斌案备受瞩目,又据说案情异常复杂,那么本着“公开,公正,公平”原则进行的复查程序,用听证会的方式往下推进,也算说得过去。

不过听证会在中国的运行轨迹,又是一个相当诡异的存在,有所谓的“逢听必涨”。听证会成了听涨会,这是因为听证会程序往往被作为政府部门涨价的前奏,听证成为听取民意的过场。众目睽睽之下,国人对一个刑事旧案长达十余年的不懈关注,聂树斌案的听证会,不会也不敢成为一个走过场的程序,聂树斌案已经再无过场可走。

应该说双方都比较重视这次听证会,河北高院在案情资料视频中毫不掩饰地将聂树斌被执行死刑之后“提交”的亲笔书写的上诉状都展示出来,河北高院并没有有意忽略这个日期上的矛盾。不过河北高院还是否认了外界关于办案方刑讯逼供的指控,坚称证据来源合法。

而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一方则是从证据非法以及程序非法的角度指出本案的疑点,特别是疑似真凶王书金的出现,让本就基础不牢的聂树斌是真凶的证据链出现松动。河北高院用聂树斌是真凶的证据来否认王书金是真凶,但是这个不完美的证据并不能完美地否认王书金是真凶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据聂树斌的申诉代理律师介绍,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时,身穿羽绒服跪在雪地里。申诉代理律师从石家庄市气象局获得了重要气象材料。气象材料表明,聂树斌被执行死刑时间或存在重大误差,此一点,或是本次听证会最关键的新信息。

聂树斌案的听证会过程,像极了一场有板有眼的庭审,申诉方陈述那些说了几百遍的理由、证据和疑点,原办案单位再说说他们认为案子办得没有问题的理由,复查方山东高院居中听取意见。但是听证会终究不是一场庭审,在听证会正式开始之前,合议庭发布了听证会规则,其中就要求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不得单方面发布案情和证据信息,不得进行妨碍公正司法的炒作。而且规则还明确指出听证不同于庭审,合议庭不进行辩论和交叉询问。

其实,双方的意见此前均有表达和提交,在一个不安排辩论环节的听证会上重新再陈述一遍,意义究竟有多少?为什么不干脆启动真正的再审程序,按照既定的法律流程给聂树斌案一个尽可能不再拖沓的结果呢?真相,于聂树斌而言,已经太迟了,还要拖多久?

按照刑事诉讼法关于再审程序的规定,发现新的证据证明原判决存在错误,相关部门启动再审便是于法有据,以这个纯粹点的法律思路看去,聂树斌案的再审程序启动,不该在此刻,而应在十年前。

当然,能够由最高法指定异地复查,为聂树斌案的再审寻找可能性,依然值得肯定,只是从围绕聂树斌案所一波三折的拖延,不仅看到了司法纠错的艰难,更看到了各方掣肘的强大。即便依照最苛刻的证据要求,聂树斌案也有足够的理由启动再审,但以各种理由拖延至今,从遥遥无期到并非既定程序的复查、听证,其中的隐情究竟是什么?

把一桩陈年旧案的全部希望,寄托于一场并不必经的听证会,或许过于乐观,但聂树斌案必须有一个确定无疑、符合法治精神的结果,却是一定的。掰开揉碎,聂树斌案的个中细节历历在目,万千疑问究竟如何得解,留给中国司法的机会不多了。

  评论这张
 
阅读(10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