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取消畸形量化考核,尤须明确司法制衡  

2015-01-22 07:24: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取消畸形量化考核,尤须明确司法制衡

作者:南都社论

来源:南方都市报    2015年01月22日 星期四    编辑:南都   版次:AA02   版名: 社论
字号:T T
1月20日,中央政法委发布消息,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今年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

    1月20日,中央政法委发布消息,要求中央政法各单位和各地政法机关今年对各类执法司法考核指标进行全面清理,坚决取消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不合理的考核项目。

    数字化考核、量化管理,本身并没有清晰的对错区分,但将其引入司法运行过程,并进一步畸形操作与执行,尤其是在不健全的司法监督、制衡环境中,量化考核异化为畸形指标、勾兑的由头。原本寄希望于通过量化考核来督促办案机关的初衷,反倒成为办案机关之间放弃原则、过分强调互相配合、互相给面子的机会。而且在实际操作中,联席办公、各方会商乃至协调的机构堂而皇之地存在,很多时候还发挥了不该发挥的作用。

    更何况,一些量化考核指标并不符合司法权力本身的运行规律,比如破案率,由于刑事案件侦破的人类局限,有些案子客观存在“破不了、抓不到、诉不了、判不了”的情形,这个时候尊重司法规律的正确做法,只能是、也必须是该撤案的撤案、该不起诉的不起诉、该判无罪的判无罪。但在司法实践(乃至刑诉法)中,侦控审机关的关系过分强调“互相配合”,而忽略了“互相制约”,这种“互相配合”辅之以量化考核的压力,公检法这种“兄弟机关”互相给面子成为某种制度上的必然。

    落实到操作层面,侦查机关从立案、刑拘到提起批捕,尤其是批捕环节,检察机关开始介入对侦查机关的监督与制约,“相互配合”主导下的审查批捕(及至之后的公诉、法院审理),在对证据进行审查的同时还不可避免地掺杂了部门之间的情面。顾及前置程序办案人员的批捕率达不达标,证据不足时还有“退回补充侦查”之类的制度后门去留余地,关涉公民人身权利的刑事诉讼程序,就这样被异化,甚至是制度性的异化。仅仅一个退回补充侦查程序,就会导致羁押期限重新计算,公民被限制人身自由的时间被拉长,成为变相羁押,这样的教训不是没有。

    本次全面清理的量化考核指标,基本涵盖了刑事诉讼的各个主要环节,退回到制度层面,现行《刑事诉讼法》对移送起诉、提起公诉、有罪判决等刑事环节的证明要求和证明标准,采取了相同的文字表述,均为“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侦控审机关在落实到各自权责问题上,存在“容不得被否认”的倔强——— 嫌疑人被批捕了,就一定要起诉才行;被起诉了,就必须是有罪判决才圆满。此前,最高检副检察长朱孝清反思冤假错案时,曾提到不同刑事诉讼阶段证明标准的渐进性与差异化。当此全面清理各种不合理量化考核指标的时候,更需要审慎研判从刑诉法出发的具体制度逻辑,并做出科学、全面的调整。

    对刑事拘留数、批捕率、起诉率、有罪判决率、结案率等考核项目做清理,需要回到法律部门各司其职、强化制衡的维度去考量。司法机关能做到依法独立行使职权,则必要的数据指标作为单纯的统计需要,并非不可以存在。而此时清理各种考核数据,其目的更多还是在于借此激活和唤醒法律部门之间的制约机制。即便无法完全告别“互相配合”,也要将“互相配合”做最严格的程序限制。在法院宣判之前,每个公民都应被视为无罪,从无罪推定的现代法治逻辑中去反省量化考核的畸变路径,更多是对“刀把子”的反省与羁束。

  评论这张
 
阅读(107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