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收容教育存废,以公开促改变  

2014-08-02 15:29: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收容教育存废,以公开促改变

 

南都讯,日前,公安部在答复一份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时,首次公布了全国收容教育所的数量———116个。在回答“哪些省市还在执行收容教育,哪些省市已经实际废止、不再执行的问题”的问题时,公安部表示“目前,国家没有废止收容教育制度,公安机关仍在执行,地方废止收容教育制度的信息不存在”。

 

这已经不是第一份以收容教育制度为对象的政府信息公开尝试,此前有女权工作者向全国各省级政府、公安部门寄送政府公开申请,并得到近二十份正式答复,其间不仅部分公开了各地收教所的数量,重庆市公安局在信息公开答复中还曾透露,“目前国家相关部门对收容教育的存废或修订等问题正在进行调研论证”。

 

社会各界围绕收容教育制度所展开的努力,申请政府信息公开只是方式之一种,诚如《政府信息公开条例》第一条所开宗明义的,政府信息公开制度的确立并施行,具有“提高政府工作的透明度,促进依法行政”的明确立法目的。尤其重要的是,按照现有规定所赋予的权利与渠道,官方与民间进行政府信息公开的反复演练,意义非同寻常。

 

此次信息公开互动之中,让申请人印象深刻的,包括“公安部态度认真”这样的细节——“完全按程序来,延期时还专门打电话来解释”。而这也说明,对于“行政机关在履行职责过程中制作或者获取的,以一定形式记录、保存的”庞大信息资源,当公民出现知情需求时,一方面是需要公民勇于、善于、勤于运用现行法律的既有程序,另一方面则更考验政府部门在面对公民知情需求时的态度,收容教育制度的运行状况,只是其中的一个例子。

 

在目前国家法治进程的宏大视角之中,收容教育制度越来越为各界所瞩目,并非偶然,而在此之前,存在同样制度困厄的具体制度还包括了收容遣送、劳动教养等。不经司法裁判而长时间剥夺公民的人身自由,或算过去法治不健全时期社会治理的某种迫不得已,那么在包括《立法法》等规则性法律明确之后,对以往旧有存量的处理与及时修正,便是迫在眉睫的工作。在此期间,改革的难度所在,包括立法流程中程序性工作所需要的时间,也包括因为旧有制度曾经赋权于具体行政机关,已然形成某种工作惯性、或更多的工作便利,面临更多剥权与限权的考验。

 

据南都报道此前的统计,全国除港澳台外的31个省市区,26个设有至少一个收教所,宁夏、青海、西藏、江西一直未设收教所,安徽曾有17个收教所,2005年前后因“不具备收容条件”而被责令关闭。具体而言,各地对于收教制度的执行,亦存在尺度上的差异,福建省、江苏一些城市、山东济南等地区的收教所“收女不收男”,另有一些地方则执行得相对严格。此前,广州市政协副主席、广州中院副院长余明永曾提案建议广州率先废止收教,广州中院亦通过连续几年的“行政案件点评会”,逐步强化和明确针对公民人身强制的行政执法,应当以严格适用现行法律为基础

 

“实际废止”、“不再执行”还是局部废止,跳出提法上的差异应当看到,地方性地逐步收紧收容制度的适用,已经是事实,广州2013年再未新增一例收容审批,其他地方亦有类似做法,都在为进一步研讨、决策具体制度的最终改革做准备。尤其是安徽的实践更说明,收容制度停用,并没有妨碍社会治安的维护,对公安部门的依法行政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有助于政府法治化的推进,也是细节化贯彻“法治思维与法治方式”所必须要直面的考验。


更何况,在法治政府本身的透明化要求之下,公民与政府部门之间,围绕收容教育制度所展开的多次良性互动,何尝不也正点滴积累着改变的增量与可能性?行将于2014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首次明确以“依法治国”为主题,为各界所期待,包括但不限于收容存废在内的诸多命题,是否届时亦会逐一破题?

  评论这张
 
阅读(88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