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山东“东平性侵疑案”的公信与治理困局   

2014-07-09 09:0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山东“东平性侵疑案”的公信与治理困局

作者:南都社论

  • 日期:[2014年07月09日 星期三]
  • 版次:[AA02]
  • 版名:[ 社论 ]
  • 稿源:[南方都市报]
字号:T T
山东泰安东平县斑鸠店镇多名女生称遭地痞性侵,当地警方在随后的回应中表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存在强迫行为。

    《新京报》报道,山东泰安东平县斑鸠店镇多名女生称遭地痞性侵,当地警方在随后的回应中表示,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存在强迫行为。而被害女生家属手中录音则表明,当地警方人士曾称“人家通过市里给县里打了招呼,县里给局里打了招呼,我们也没办法”。

    到目前为止,这起性侵事件之所以还得称为“疑案”,是各种原因的累积:其一是性侵案件的证据保存、提取与固定,由于时间的流逝或将成为遗憾;其二是当地警方在处理案件过程中涉嫌严重违法违规行为,甚至连被害人口供是否真实准确记录、是否正式立案受理都存疑;其三则是案件背后的权力干扰痕迹,涉事地方在回应中同样选择回避,再次佐证干扰因素的存在。

    女学生遭遇性侵害,按照刑事案件的办理流程,应该有一整套既定的法律程序走,但从一开始,似乎就已经偏离了法律轨道。在本案被害人及其家属口中,报案后警方没有给他们受案回执单,立案与否不知道,案件进展到什么程度也无从获知。反倒是出现警方公然伪造笔录、屈从于权力干扰等诸项极严重的指控。被害人口中的“他扒我衣服”,到了笔录里成了被害人先自己脱衣服又帮性侵嫌疑人脱衣服,被害人家属的这一讲述令人毛骨悚然。而在当地警方接受记者采访时,仅对因此而引发的后续警察打人事件做了回应,刑警队负责人以“打人者并非刑警队的”间接证实了当时打人事件的存在,却无人回应篡改笔录的严重指控。

    性侵案件走到这一步,许多关键证据可能已经灭失,这也是当地警方口中“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存在强迫行为”的主要依据。具体的刑事个案,关键证据获取出现困难,但并不意味着没有其他线索。被害人家属向媒体出示的录音证据显示,有当地刑警队警察称“人家通过市里给县里打了招呼,县里给局里打了招呼,我们也没办法”,而泰安方面对媒体报道的回应中又一次选择回避掉这一关键细节,在本案中,究竟有哪些权力部门、党政官员“打了招呼”,又究竟打了什么样的招呼,显然已经超出刑事案件的调查范畴,但又是必须查清、查明的问题。

    性侵案的被害人及其家属选择忍气吞声,不敢报案,有传统观念的原因,但也不排除当地警方的上述吊诡做法,让人心生畏惧,对警方依法查处失去了信心。基层政府的治理能力,与国民生活、切身利益关系最密切,却也是最容易收获失望之所在。在当地,社会青年从镇中学诱骗初中女生、祸害小妮子成为尽人皆知之事,独独担负治安之责的公安机关不知情。同样的逻辑还有,各地频频查处的各类官员,长期在其主政之地声名不佳、传言四起,独独反腐职责部门对此置若罔闻,哪怕双方的办公楼只有一墙之隔。制度性失灵与失明的存在,与民间愤懑、不满之间,长期并行却鲜有交集,或是更需要直面的大问题。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表示,已部署核查东平性侵疑案。一个县域之下的普通刑事案件,需要国家最高层级的公安部门出面核查,足以说明地方治安乃至整个治理层面,存在和显现出诸多严峻问题。具体个案真相能否浮现,地方乱象能否借此得到彻底调查,公信与治理的困局能否得以直面,是本案值得继续观察的三个维度。

  评论这张
 
阅读(5701)|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