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受伤的湿地,失信的权力  

2014-05-26 08:39: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评]受伤的湿地,失信的权力
日期:[2014年5月26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紧邻天津古海岸与湿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七里海的造甲城村,多名村民因“护苇运动”被拘。只是被当地警方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故意毁坏财物拘留的村民,在当地民众眼中却是维护集体利益的代表。

    展开来看这场“一事各表”的纠纷,不难发现,七里海湿地保护是其中最核心的议题。2009年,造甲城村将上万亩苇田外包给旅游开发公司,合同注明“以养苇为主,综合养殖为辅”,且“不得改变土地性质,严禁卖土和往外运土,必须保持原地形地貌”,不久后村民便发现有挖土车进出苇田,偷挖苇土变卖以牟利,但村民向政府部门的举报只换来“责成宁河县政府督办”,然后不了了之。随后村民以保护七里海苇田为目的,向政府提出追究挖土责任人等多项诉求,最终也一度得到当地县政府负责人出面,承诺将丈量、勘测被破坏苇田面积。然怎奈翻手为云者覆手即为雨,当村民赴约前往见证政府执法时,却遭遇抓捕,多名村民被刑拘。

    七里海湿地的历史悠久,号称“京津肺叶”,受破坏情况则是愈演愈烈。据学者研究资料显示,明朝时““七里海广袤二百五十里”,在乾隆时有170平方公里,近26万亩;1949年后的县志资料显示,七里海仍然有近100平方公里,16万亩。但在随后的破坏性人类活动中,人为毁海垦田和水利工程导致七里海沼泽面积不断萎缩,到目前,湿地面积只剩下实际面积3万余亩。好在近些年政府和民间,对于保护湿地、退耕还海(还苇)的共识逐步建立,就是在这样的共识之下,却依然有纠纷,且并未寻到化解之道。

    按理说,政府大力倡导保护湿地,喊着“不动一锨土”的口号,但当村民发现极其严重的盗土行为并试图向政府反映时,却遭遇推诿不办、甚至极力掩盖的对待,着实令人不解。个中诡异,并非没有缘由可循,且并无独特之处。比如涉嫌偷挖苇土的涉事公司,在合同签订过程中有政府官员牵涉其中,而代表村民利益的村委会,却因换届等原因并未参与合同签订,导致参与者多为村支委成员。外包合同的签订程序,被村民诟病,但对自治范畴中的纠纷解决,却无法寻到制度化平和处理的平台与机会。

    向上表达诉求,是村民认为最靠谱的途径,但却得不到上级机关的及时回应,在此过程中出现的“政府种树、村民拔树”风波,落到最后被警方认定为涉嫌故意毁坏财物,但在村民拔树过程中警方却也并不制止,同时涉嫌违反《警察法》规定,“遇到公民财产安全受到侵犯或者处于其他危难情形,应当立即救助”的法定义务。村民拔树时听任之,村民赴政府之约时抓捕之,其间不仅是选择性执法的问题,更有不作为的嫌疑,不过说到不作为,当村民举报有人盗挖苇土时,同样未看到警方的依法履职。

    已经存世不多的湿地资源,亟待保护,这一点已无丝毫争议,在保护过程中本来有共识的政府与民间,应当创造更多“坐下来谈”的机会,而不是刻意去激化矛盾,或者以激化矛盾的方式掩盖背后的政商利益链条。受伤的湿地,危急存亡;失信的权力,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评论这张
 
阅读(128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