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放鞭炮也是一种公民表达  

2014-03-20 17:03: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放鞭炮也是一种公民表达

       官员被查处,市民燃鞭炮庆祝,已经是屡见不鲜的场景。如果把放鞭炮视为一种民众态度的表达方式,则更多事前(官员被查处之前)的机制、平台和方式,从制度化的人大代议平台,到虚拟化的网络言论空间,能否保障公民平日里免于恐惧的顺畅表达,显然更值得追问。 

日前,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涉嫌严重违纪被免职,接受调查。3月13日上午,有普洱市市民将十个一万响的鞭炮摆成“V”字形燃放,并拉起了“贪腐份子沈培平被查处,罪有应得,大快人心。”的横幅。据称,“鞭炮大部分是当地的公务员送的,一小部分是工人自发买的”。  
   
官员被查处,市民燃鞭炮庆祝,已经是屡见不鲜的场景。早在2006年,湖南郴州市纪委书记曾锦春落马,也曾上演全城鞭炮齐鸣以贺的剧目。此情此景,似乎不宜套用人走茶凉的感慨去解释这种复杂的公众情绪。官员主政某地多年而终落马,这种民众的庆祝方式或可印证其政绩的不堪,市民的庆祝值得理解,而且能看得出这种燃放鞭炮的情绪中有不少积蓄多年的愤懑,一吐为快也是一种表达。  

但是,顺着这个思路想下去,却有不少问题值得讨论,尤其是如果把放鞭炮视为一种已经常态化的民众态度表达方式,那么这种对某个具体公职人员(及其施政过程中的某些问题)积蓄多年的不满,缘何总要等到官员个人的问题已足够严重,对国家、城市和社会的危害足够大时,才有这样一种表达方式出现。 

是否存在或应当存在更多事前(官员被查处之前)的机制、平台和方式,能够保障公民平日里的顺畅表达,这显然不该成为问题。具体细分来看,在放鞭炮之前其实更广泛的公共表达空间中,针对公职人员个人的行为,从个人作风、贪腐萌芽或者线索,《宪法》对公民的批评建议、申诉控告和检举有明确的保障条款;针对官员主导的施政措施,则有制度化的公民议政、参政平台,包括人大在内的议政设计,本应当运转正常、且发挥作用。但现实的情况是,日常的公民举报(甚至仅是网上的几句牢骚)都有可能遭遇涉事公职人员、机构的恫吓,以及借助权力采取更严重的威胁措施,一度成为网络流行语的“跨省”,其来有自。而包括人大在内的制度化议政平台,在面对公共议题、城市决策时是否能充分发挥代言民意、据理力争的作用,亦恐难做结论。  

以此次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为例,此时鞭炮齐鸣的普洱市,正是其任职多年之地,其主导的“普洱式拆迁”曾导致当地怨声载道,央视《焦点访谈》曾对其“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好,不同意搬迁的大大地坏”的雷句做过报道。彼时的普洱市,主政者狂风暴雨式的施政举措,是否能在人大、政协等制度化监督、制衡平台上得到应有的监督,从当时开始民众积蓄的怨言,如果能在第一时间有顺畅、免于恐惧的表达空间,不仅是对公民表达的尊重和保护,同样也有助于社会公共利益的维护,甚至可能是对官员最及时的警钟。把权力和权力者关进笼子,看起来满是约束,但对官员来说也未尝不是一种保护。  

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多次强调,要容得下尖锐批评。能否在日常状态下容得下批评,有没有容得下批评的社会、制度环境,直接决定着公职人员会不会铸大错、被查后是否需要放鞭炮的问题。放鞭炮也是一种公民表达,但如果常态化的公民批评、表达空间足够顺畅,起码公民不是只有官员被查后放鞭炮这一个表达选项。毕竟有选择,才有幸福感。  
  评论这张
 
阅读(80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