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晒“三十公”的广州,人大监督要再“硬”点  

2014-02-19 09:4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晒“三十公”的广州,人大监督要再“硬”点
日期:[2014年2月19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日前,广州市人大常委会财经委主任委员欧阳知接受南都专访,表示新修订的《广州市人民代表大会审查批准监督预算办法》将使“广州市直政府部门在今年下半年晒出按经济分类的决算账本”,“公众看到的将不仅是常说的三公,是二十几个、接近三十个公”。

    就在昨天下午,广州市十四届人大四次会议已审议通过了新修订的这一《办法》,广州市人大将开始一揽子审议国有资本经营、公共财政、政府性基金、财政专户管理资金及社保基金五大预算账本,实现对政府“钱袋子”的全口径预算监督。此前一年,广州市已经单独编列国有资本经营预算,与公共财政预算、政府性基金预算三本预算报人大审议。

    应当说,公众对财政开支事务铺陈浪费现象的幽怨、监督无效状态的忧虑,集中表现在了对“三公”消费的不满,却从未止步于“三公”本身。“三公”之外所谓的“三十公”问题,是公共讨论必然要涉及、且早应提上日程的项目。谈到预算监督的广度,一方面,是被监督对象的范围扩展,2013年底,属于党务系统的广州市委各部委办局首次被纳入“三公”经费公开的范畴,朝“所有国家财政拨款所涉及的部门与方面”都公开且接受监督的方向迈出了艰难的一步。另一方面,便是类似于从“三公”到“三十公”的公共财政开支供养项目接受监督范围的拓展,正如欧阳知所举例的,“会议费、差旅费、培训费等公共开支的所有费用,在‘款’这级,就要全部看得清清楚楚”。

    有些问题,可能并不是因为它被解决了才讨论停歇,而是因为屡无进展让公共讨论被迫进入到了疲惫期,眼前的例子就是“三公”消费。从要不要公开,到哪些部门该公开,再到所公开数据应详细到何种程度,其间所遭遇的争夺、推托、停顿,不仅是令人唏嘘的问题,而且让改革的难度与张力尽显。

    相关数据的公开以及细化从来不是目的本身,公开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对公共财政状况的有效监督,这一监督的主体包括社会公众,也包括人大等制度化监督设计。中共十八大报告明确提出要“加强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并且将这一内容作为“支持和保证人民通过人民代表大会行使国家权力”的内容,便已明确要将预算监督“调控宏观经济”的旧有职能进行扩容,赋予(或曰激活)其权力制衡、经济宪法的新使命。“全口径”预算报告的初步实现,能否让预算监督回到其作为《宪法》的基本属性上来,关键一点就在于人大监督的力度。

    人大监督政府的“钱袋子”,需要“广度”和“深度”两个方向的努力,而随着监督事项的逐步细化,被监督主体范围的逐渐全覆盖,人大监督的刚性和强度问题便越来越为外界所瞩目。相关财政开支数据公开、报告的广度和深度在加强,预算报告开始变得不再“看不懂”,但这并不必然带来监督的同步加强,以及对行政权力羁束目标的实现。正如欧阳知所言,以往人大监督政府花钱,“主要是程序性比较多,监督效果不够明显”。所谓的程序性监督,就是“按照法定的程序走完,就完事了”,就是“每年开代表大会,举手,表决”,多年来屡屡听到人大代表抱怨“预算报告如天书,各项数据看不懂”,却鲜见那些让代表看不懂的报告被否决;各地政府激情消费、突击消费的情况如此之多,从“三公”到“三十公”的庞大开销,人大却甚少对此行使监督职权,果断地说“不”。

    马上就要依照计划开始晒“三十公”的广州,实现全口径预算监督的广州,于外,留下的追问在于:既然广州能做到,其他地方、其他层级便没道理做不到;于内,则是人大的监督力度能否相应地“硬”起来,让“权力制衡权力”的构想寻到现实的落点。

  评论这张
 
阅读(4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