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官员面对双规时,可以正当防卫吗  

2014-12-06 08:15: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巡视组遭遇死亡威胁,什么仇什么怨


从法理上讲,官员在面对从天而降的“双规别动队”时,其实是可以正当防卫的。可以吗,不可以吗,可以吗...答案可能还真的是“可以”。当然,没有多少官员敢于这么干,被双规好几个月后释放的官员也没见谁去举报非法拘禁的。


这事儿有点大条,尽管很小。11月底,湖南衡阳祁东县工商局一个干部(报道里没说级别,可能是股级吧,县工商局局长也才科级)龙向阳,“冲击”纪委办案场所,据说场面相当火爆,小官员也有大脾气,龙干部还现场威胁多名纪委干部“把你们从窗户丢下去” ,在场的一名纪委官员事后回忆称,“龙向阳当时十分嚣张”。级别不高,事情不大,按照最新的当地说法是涉事官员被停职,还要接受行政拘留处罚。

不过这并不妨碍好事的媒体梳理总结,各种阻碍、干扰有关部门办案的“三大绝招”被列出来,而且还配有各种生动的例子。当然,被威胁的机构级别要比湖南这档子事儿高得多,比如威胁中央巡视组。据说,中央第八巡视组巡幸(不对,是巡视)郑州期间,在该市一迎宾馆就曾被来自河南各市、县、乡镇的政府工作人员“包围”,仅4月7日迎宾馆西门外就有100人——这些基层公务员的任务是“保卫”中央巡视组,“拦下本辖区内试图非正常进入迎宾馆的人”。

包围乎,保卫乎,实在傻傻分不清楚。不过各级公职人员的这种“包围”,怎么也称不上威胁的,充其量阻碍了巡视组与“广大人民群众”的心连心,而这“心连心”被阻隔,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那么多官员成吨、成捆地被查处,累坏了军车、烧坏了点钞机,查出来后每个有点档次的干部都能换来国内媒体连篇累牍的大起底,各种民间传言,各种尽人皆知的外号,而这些劣迹斑斑的官员,就是在辖区内老百姓的骂声中步步高升的,一步步,一年年。


某个官员不干净、情妇一大堆,没有巡视组时,纪委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这巡视组横空出世了,巡视组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咄咄怪事,每天都在上演,老百姓倒是依然看得乐此不疲。

货真价实的“威胁”,也是有的,比如给巡视组寄匿名信,有中纪委官员透露,巡视组在地方还曾收到恐吓信,被威胁没有“好下场”:“我们在一个省里巡视,有人给我写信说,这个地方没有你做的事儿,玩一玩回去吧,你要是不回去,没有好下场”。巡视组会不会被这些信件吓住,想来是不会的,就像同样不会被湖南衡阳的某个低级别官员的几句威胁吓住一样。笑话,堂堂纪委办案场所,岂是想冲击就冲击的。

不知道有没有人注意过,这个不入流的基层干部,爆得大名的此次“冲击”行动,所冲击的纪委办案场所在哪里?按照衡阳当地的情况通报,该办案场所为“华韵宾馆8908房”,该房间在通报中被称为“市纪委和县纪委联合办案点”。是宾馆,没错,是宾馆。纪委在宾馆办案,公安局也常在宾馆办案,台面上的说法里主要是为了办案方便,以及保密的需要。


不过严格说起来,这位基层干部的此次“冲击”行动,该如何做法律上的定性呢?阻挠执法机关执法吗,可能还不行,纪委算不上法律意义的执法机关,只能算是党内纪律检查机构。再继续追问下去,既然不是执法机关在执法,那么纪委的这种办案究竟算什么,冲击类似华韵宾馆、某某度假村这样的办案点,又该算什么?

问题来了,反腐狂潮中被盛赞的诸项纪委行动,在法律上究竟该怎么认定?昨天有律师朋友调侃,从法理上讲,官员在面对从天而降的“双规别动队”时,其实是可以正当防卫的。可以吗,不可以吗,可以吗...答案可能还真的是“可以”。当然,没有多少官员敢于这么干,被双规好几个月后释放的官员也没见谁去举报非法拘禁的。有办案人员说了,在操作中极少会遇到官员抵抗的情况。但这并不代表,双规作为当下中国最常见的反腐措施,不需要面对法治精神与法律程序的拷问。

起码在当下中国的法律体系中,纪委双规的法律地位依然相当尴尬。一个尚未经过司法程序认定有罪的公民(他们大多是有一定级别的公职官员,也不排除他们中的大部分确实是有罪的,甚至恶行累累),动辄面临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人身自由受限,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严格来说,由于《刑法》刑讯逼供罪的犯罪主体为“司法工作人员”这一特殊主体,双规期间可能存在的“诱供、逼供”行为无法直接适用该款规定,双规只是纪检监察部门的调查措施,尚未进入司法调查程序。“双规”期间对被审查人员的人身强制、以及可能存在的各种非常规讯问手段,也长期处于法律监督、社会监督的盲区。

靠双规敛财的纪检干部不是没见过,省纪委书记靠双规诈钱的事儿,都不新鲜了。而且在双规过程中,还不排除存在刑讯逼供的行为,已经报道出来的案子就包括温州於其一案、三门峡贾九祥案等,更为可怖的是,随后的纪委各项办案“成果”与正规法律程序的对接过程,是那么顺畅,几乎从未遇到障碍。检察院拿到纪委的证据材料,多照本宣科地做合法化改造。而在最近几年,已经不乏落马官员,在进入法庭审理后全盘推翻此前的供述,理由就包括纪委办案期间自己在压力下言不由衷,甚至被虐待。

反腐的权力同样需要制度化的约束,相较于不值一提的某些办案过程中遭遇的“威胁”,双规权力本身的无制约、无监督,更是对反腐正当性、持续性的一个严峻考验,而且可能会是致命的威胁。按照透明国际的最新排行,在经历了轰轰烈烈的反腐运动后的中国,腐败度排名反而直降20位。


反腐肃贪,民众欢迎,但即便是再正义的目标,也必须用正义的方式去实现。如果现在的方式还不那么合乎程序,甚至完全脱离法律轨道,那么就必须启动制度化的改造。首先第一步就是依照《行政监察法》的思路,禁止“拘禁或变相拘禁”的情况。尊重和保障被审查人的合法权益,哪怕他们都是十恶不赦的巨贪大鳄。


本文首发微信公号“有难度”(搜索younandu2014,可关注)

  评论这张
 
阅读(1213)|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