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在中国,铁案是如何办成的?    

2014-11-22 09:3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中国,铁案是如何办成的?
——从呼格吉勒图到赵作海,再到...

by:不瘦兄  源自微信公号:有难度(younandu)

抱歉,这事儿我真幽默不起来。尽管在即将过去的2014年,中文观点表达似乎只有调侃、戏谑可以吸引来眼球。可惜,今天谈的这事,无法博君一笑。

日前,内蒙古呼格吉勒图案终于进入再审程序,当地高院说,“经过呼格吉勒图案的申诉审查,认为本案符合重新审判条件,决定再审”,尼玛,这么简单一句话,就可以让呼格吉勒图亲属十八年的绝望与呼号灰飞烟灭吗?距离“真凶”现身、反复自承其罪也已经过去了九年,说的轻巧!甚至,今时今日,由官方正式出面宣布再审启动,都显得那么残酷,是那种给人最后一丝希望但又让人心力交瘁的残酷。再审终究还是启动了,呼格吉勒图比聂树斌幸运,在这两个名字面前比拼幸运度,真是再荒唐不过的事情。让已经启动的再审程序去核查那些证据吧,尽管他们此刻的百般慎重本该提前十八年。

今天想要说的话题是,这个在“真凶坚持认罪”、但法院依然耗费了九年时间小心翼翼核查证据、才最终决定启动再审的呼格吉勒图案,这个极有可能是被冤杀的倒霉报案人呼格吉勒图,当年究竟是如何、又为什么供认不讳的?

说实话,很多人能想的到,尽管可能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证据支持。也是凑巧,昨天,微信公号“深℃”全文刊出一份警员涉嫌刑讯逼供案件的二审判决书,被刑讯的对象同样是生活在今日中国的读者不可能忘记的一个名字,也是令整个中国法律体系再汗颜一次的名字——赵作海。判决书措辞收敛、谨慎,但即便如此,透过那些曾经的刑讯者的供述,还是能够让人体会赵作海(以及可能还有呼格吉勒图,还有聂树斌,还有很多倒霉的普通中国公民)曾经痛苦的千万分之一。

公安局长亲自坐镇,对一个犯罪嫌疑人的审讯被分成三组人马,轮班疲劳战,木棍敲头、手枪砸头,没见过什么世面、本分的中国农民赵作海“被铐在连椅上、床腿上、桌子腿上或摩托车后轮上,办案人员分班轮流审讯和看守,持续长达33天”,即便是在几班刑讯者的互相推脱、反咬之中,那些被方言“拾捯”所代表的刑讯逼供手段,还是能让人毛骨悚然,哪怕是十几年后的今天。在另一起得以披露的刑讯逼供案中,温州官员於其一在被“双规”期间,“被责令脱光衣服到卫生间坐入盛有冰水的浴桶内,多人分别按颈肩部、控制手脚,数次将其头部按入水中,期间於其一剧烈挣扎并叫喊”,直到被折磨致死,引号的表述同样来自措辞谨慎的法院判决书。

这些残酷、兽性、非人道的对待,以国家暴力机器的名义行之,孱弱的公民所要面对的,是成建制的非法暴力,他们为什么会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活着的人可以追问,不停地追问,却永远不可能完全体会他们曾经历的痛苦。除非未来的某一天,又有一位公民那么不凑巧地被轮到,就像呼格吉勒图、赵作海、聂树斌曾经不那么走运地撞上一样。

铁案是如何办成的,这里最需要解决的难题,就在原本无罪的人必须对所谓的罪行“供认不讳”,而且可能要反复多次“供认不讳”,甚至得把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描述得那么详细、周密、严丝合缝,关键是还要与警方所搜集的证据、所勘验的现场情况完全对上。看到这里,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想起那个久负盛名的中国警察抓兔子的笑话,被打的鼻青脸肿的黑熊,幡然悔悟地供述着“我是兔子,我是兔子”。

在刑事诉讼法的定义中,刑讯逼供只是众多“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一种,尽管可能是最显眼的一种。其他手段还有很多,被正式列举到法典中的有威胁、引诱、欺骗等。其实还有一些,也是相当高效、极其称手的大杀器,比如信息隔绝,不允许律师会见,在此前提下辅之以用家人、亲友相威胁,在人身自由被限制之后的最初37天时间里,用尽一切手段套取口供、突破心理防线,在侦查机关那里有一套更正面的表述方式。但所有这些是否能够经受刑事诉讼法的严格审视,而且更重要的前提是,会不会有人或机构真的敢于去对上述侦查机关的行为去做追问,说一个“不”字。

犯罪嫌疑人“供认不讳”,这最艰难的一步做到了,距离铁案可能还有最后一公里,就是尽早让案子铁板钉钉,甚至在法院判决之前。那就需要祭起另一招大杀器——上央视。这是近年来新兴摸索、并快速成熟起来的新常态。简单粗暴的刑讯逼供可能不再那么容易奏效,格局简单到太容易被发现,但“威胁、引诱、欺骗”加上信息隔绝,以及官方媒体精心剪辑的认罪画面,却越看越有技术含量,perfect,简直完美!央视最高法院的定论无法反驳,法院从吃侦查机关的夹生饭改为吃央视通稿的残羹剩饭。深刻反省会发现,呼格吉勒图和赵作海们或许正是因为没赶上如此现代化的“铁案”生产线,才搞得如此被动,被那么多屁民紧追不放,让那么多身居高位的办案人员至今如坐针毡。

一边在平冤案,一边在织铁案,这恐怕是最可怖的“法治”图景。不由得想起那位王护士长,曾经一语风行大江南北的“双起论”。虽然以“双起”作概括,但“双起论”的精髓却在于紧随其后的另外几句话——“把政治变成法制,这是我们的强项。如果把法制过程当中的问题变成案子,咱们搞了这些年案子,他行吗?”、“进入法制轨道,我们就有了全部主动权;要把这事变成案子,他就是观众了”。

好了,各位观众,欢迎你进入法治轨道!
  评论这张
 
阅读(10090)|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