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贿选的“游戏规则”怎么破  

2014-01-15 09:0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贿选的“游戏规则”要用彻查来打破

 

游戏规则,这个在各种场合被人们用各种暧昧的语气谈论的东西,等到真被戳破,要多不堪就有多不堪。20131月,民营企业家黄玉彪实名公开举报邵阳市在选举湖南省人大代表过程中存在大规模贿选。彼时,湖南省成立由省人大、省监察厅、邵阳市监察局组成的联合调查组介入调查,有关调查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转眼就是一年,调查结果却迟迟未见公布,倒是举报人黄玉彪有一些个人见闻,颇耐人寻味。据《南方人物周刊》报道,作为主业在广东的邵阳籍商人,在举报事件后黄玉彪遭遇市县两级官员的轮番“做工作”,因为“举报影响了邵阳的稳定”,更有家乡警方跨省蹲守,邵阳官员远赴惠州查税,临近地方贿选窝案爆出时,邵阳官员又上门“看望”......一年的时间,可见众生百态。公民个体的体验与感受之外,一方面是邵阳涉嫌“贿选”事件的官方调查结果迟迟未出台,另一方面的非官方消息显示,“只有邵阳几名县人大联工委主任被警告处分”。

 

显然,这不仅是一则烂尾新闻的后续追踪,尽管它符合这些年媒体阶段性梳理的那些烂尾新闻的所有要素。事件所举报的地方人大选举细节,令人触目惊心。举报人现身说法的数据里,是每位有投票权的市人大代表1000元,在送出三百多个后,因为“每个候选人都完成同样作业就等于没做作业”,追加红包阶段黄玉彪选择放弃。与之同步,此次邵阳选举的另一位落选人士,也向媒体坦诚其在5个县市区代表团,送出两百多份现金共计23.5万元。按照黄玉彪掌握的证据,在邵阳2012年底的这场省人大代表选举中,“起码有六十多个候选人行贿,五百多个代表受贿”。另一个可作比照的数据是,2013年1月2日,邵阳选举省人大代表投票日,534名与会代表投票选出76名省人大代表”。

 

   “贿选似乎具有传染性”,这是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在报道另一起湖南贿选事件时的表述,而这种“传染性”,俨然已被身陷其中的各方人士视为某种“游戏规则”、“选举文化”。2013年底,湖南省有关方面正式披露衡阳贿选窝案,56名省人大代表当选无效518名衡阳市人大代表和68名大会工作人员收受钱物,涉案人员、规模与黄玉彪艰难举报、至今无果的邵阳贿选问题,何其相似。

 

    试图打破这个规则的举报人,迟迟没有等来权威的调查结果,“污点证人”也罢,戴罪立功也好,现身说法的方式是否能够推得动案件的调查,乃至从根本上剔除这种地方官场的“潜规则”,目前仍待观察。值得注意的是,在黄玉彪开始网络举报之前,其试图通过内部正常渠道进行反映,但却并无回应,就像网络举报、官方承诺调查却一年无果一样。

 

正如《人民日报》刊发评论所言,“党纪国法面前没有例外,不论什么人,不论在哪个领域,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运转的严肃性,关涉权力的合法性基础,必须要对有苗头、有举报(甚至不乏证据)的线索尽速展开独立、权威调查,不能因为涉及面广、涉及人多而心生所谓“法不责众”的考量。启动近一年的联合调查,进展到哪一步,查实了哪些细节,举报人手中的各类证据是否已经进行了采集、保全和求证,需要给公众一个说法。地方查处存在怎样的难度,是否需要更高一级调查机构的切入?

 

黄玉彪说,“大家都说举报没用,我要看看法律到底有没有尊严”,显然,不仅举报者一个人在等待明确的调查结果。


  评论这张
 
阅读(99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