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短评]袁岳请辞,红会社监委如何突围  

2013-06-01 12:04: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评]袁岳请辞,红会社监委如何突围

2013-06-01 00:00:00  浏览量:460  评论(0)
字号:T T
摘要:围绕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社监委独立性的讨论,如火如荼,陆续已有王永、王振耀、袁岳、张勇四位社监委委员被爆与红十字会“有利益往来”。作为社监委委员的袁岳,日前在其微博上发表声明,称决定退回所有红会博爱家园评估委托款,并请辞社监委委员一职。

    围绕中国红十字会总会社监委独立性的讨论,如火如荼,陆续已有王永、王振耀、袁岳、张勇四位社监委委员被爆与红十字会“有利益往来”。作为社监委委员的袁岳,日前在其微博上发表声明,称决定退回所有红会博爱家园评估委托款,并请辞社监委委员一职。

    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简称社监委),于2012年底由中国红十字会“邀请社会各界人士”组建,对红会担负起“第三方独立监督”的职责。此番社会对社监委成员身份的连锁疑问,其核心点也在于打量这一机构“第三方独立监督”的成色。依据现有媒体报道,多位社监委委员存在与红会的“利益往来”,包括袁岳所在公司承接了红会博爱家园项目评估的技术支持工作,以及另一位委员张勇以其另外社会身份与红会签劳动合同、领取红会年薪制工资、每半年接受红会考核,等等。

    社会慈善本身不可能与其他社会成员绝缘,多方协作,社会合力,均没有问题,何况其间包括专业的评估机构和社会组织。问题在于,这些关系的发生与其负责人同时担任红会社监委委员、声称“第三方独立监督”格格不入。何况,自称独立第三方监督者的社监委“办公条件和经费都由红会提供”,这与付费聘请会计事务所审计不同。

    以袁岳及其公司为例,采用专业的评估手段为社会组织提供技术评估服务,本身并无问题,而且其对公益组织收费还开出“良心价”。但“仅仅是因为做红十字会的社监委委员,所以零点机构收取红十字会的费用就成了问题”。在没有严格的制度防范和利益回避机制之下,公众恐难仅基于对社监委成员个人的品德而交付信任。今天是“没有人靠红会吃饭”式的表白,明日是否会有更夸张的“即便靠红会吃饭但独立性仍不存在问题”的说辞?红会内部并非没有监督、审计机制的设计,如果利益纠葛不足虑,第三方便无存在必要,独立监督的可贵恰恰在于不容有一点信任上的瑕疵。

    第三方独立监督之所以可信,是因为监督者与被监督者之间所必须要履行的利益回避原则。这不是公众对具体社监委委员个人品行信任与否的问题,而是因为惟有利益回避才可能从制度上确保监督者的独立身份,“公正、公开、专业”才有可信度与可行性。袁岳请辞的声明中显然也注意到了利益回避的问题,表示其“担任社监委委员期间及不担任社监委委员之后的三年内不会承接红会公益的任何项目评估工作”,这是监督者所应有的态度,迟来的态度。

    事已至此,或许值得回到源头追问的是,由红十字会出面成立社会监督委员会,其成员的拟定究竟出于怎样的考虑?社监委委员的充任是否须有诸如对红会抱有理解、好感的元素?如果仅从严苛要求自身、戮力改革的动机出发,社会各界不乏对红会监督保持热情且批评严厉的人士,似乎有更充足的理由礼聘之,以彰监督的独立性。

    给红会改革以时间,公众在给,也一直有等待的耐心,但这绝不应成为涉事机构拖延、抵触改革的“垃圾时间”。社监委委员袁岳的请辞,或可成为红会社监委重新反思自身地位、完善内部制度监督与回避机制的机会,甚至不应排除以身份独立、利益回避原则改革、重组社监委的选项。让真正独立的第三方监督建立起来,监督者首先必须是利益无瓜葛、资信清白的存在。

  评论这张
 
阅读(63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