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民告官”胜诉仅一成,不仅是民的困窘   

2013-05-31 08:34: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短评]“民告官”胜诉仅一成,不仅是民的困窘
日期:[2013年5月31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日前,媒体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郑鄂所作《关于行政审判工作的报告》中获悉,2008年-2012年,广东省法院共受理一审行政诉讼案件34620件,审结33835件,其中判决行政机关败诉的3578件,占10.30%。被俗称为“民告官”的行政诉讼案件,五年来的广东数据中,原告胜诉的比例仅一成。

    面对同一数据也存在不同解读,本埠便有媒体使用了“民告官案件胜诉超一成”的表述。多还是少,是对案件总量的观察,其参照系或有区别。然行政诉讼案件在整个司法环境中的困厄所在,恐难偷巧回避。

    司法与行政的角力,几乎涵盖整个司法流程和每一个类型案件,在行政诉讼案件中或算是最直接的接触。其他类型案件中,行政机关对具体案件的干涉主要基于社会稳定、地方利益等考虑,而行政诉讼则将行政机关设定为被告,在旧有政治思维中总残留某种威严被亵渎的恼羞成怒。不消说最后案件的结果是谁胜谁负,即便是一个“行政首长是否出庭”的问题,都会成为经年讨论的难点。在某种程度上,行政诉讼案件从一开始便被迫超出纯粹法律的语境,而异化成为一个涉及官员颜面、权力威严的政治问题。

    尽管从理论上讲,“民告官”胜诉率不高还可能有行政相对人理据缺乏的原因,但以现实司法环境观之,却显然有更逼仄的关键因素。行政机关与行政相对人之间的往来,其频繁与密切的程度颇高,其所产生纠纷的几率与目前行政诉讼案件的总量并不匹配。有大量行政纠纷、不平事,并未进入(或者难以进入)诉讼渠道予以解决。一边是《行政诉讼法》通过“具体行政行为”一条对受理范围进行限制,将大量具有普遍拘束力的抽象行政行为排除在受案范畴之外;另一边则是,有的法院还“擅自抬高受案门槛或限制受案范围,有案不收、有诉不理”。前者是立法需要直面的问题,而后者显露的或是更严峻的司法困境。

    法院在涉及行政诉讼案件时,之所以“信心不足,缺乏底气”,其最核心的原因还在于司法机关受制于人的老问题。在司法机关在经费、人员等现实问题受制于地方政府的局面之下,给不给行政机关面子成为最现实的难题。以广东的数据看,“原告撤诉”案件,包括了“经协调被告改变行政行为后原告撤诉”的类型,占到全部行政诉讼案件的27.66%。《行政诉讼法》明确规定“不适用调解”,所谓“协调”多为司法机关出于维护行政机关颜面考虑,竭力回避判行政机关败诉,而通过“被告改变行政行为后原告撤诉”的方式结案。司法机关无法依照《宪法》授权独立行使权力,在其他类型案件中被权力干扰,在行政诉讼案件中则不得不给权力面子,司法难以心无旁骛,“民告官”便成为最尴尬的司法存在。

    “民告官”胜诉仅一成,虽是民的大比例败诉,但却绝不仅是民的困窘,更是司法权力与形象的困境。广东省高院为“破解行政审判工作易受干扰的难题”,先后探索了交叉管辖、提级管辖的不同案件受理模式,以及集中管辖的改革。而这也有待司法改革的纵深突破,无法奢望行政诉讼单兵突进。

  评论这张
 
阅读(6508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