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叔侄奇冤”昭雪,历史如何才能不再重演  

2013-03-28 07:4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叔侄奇冤”昭雪,历史如何才能不再重演

  日期:[2013年3月28日]  版次:[AA02]  版名:[社论]  稿源:[南方都市报]

  亡者归来,真凶再现。这种荒诞的词汇组合,已非第一次出现在国人面前。3月26日,浙江高院对十年前的一桩强奸杀人案再审并公开宣判,原判决被撤销,张高平、张辉叔侄二人被宣告无罪。

  这次,还是真凶再现,不过是以DNA的方式——本案关键证据DNA,张氏叔侄一开始就对不上,但对得上的“真凶”勾海峰,也已于2005年因另案伏法。从时间上推,与张氏叔侄被冤入狱同时发生的,则是“真凶漏网再杀人”的惨剧。

  又是一起无辜公民无端遭遇构陷的刑事冤狱,办案机关手法之雷同,令人不禁后背发麻。聂树斌案、呼格吉勒图案、赵作海案、佘祥林案、包括此次的浙江叔侄被冤入狱,几乎生产流水线般被制造出来的冤屈,被镶嵌在时间里的公民个体遭遇,拷问着冤案终结机制的生效问题。如本案律师朱明勇所言,在案件侦查环节,刑讯逼供阴魂不散;在证明标准上都没有达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程度;证明被告人的清白,只能依靠“亡者归来”或者真凶浮现。

  或者说,这本就是不该发生的构陷。而今,以司法机关“主动纠错”的方式,张氏叔侄终得昭雪,但在这过去的十年时间里,又有多少次足以纠错、却被忽略甚至刻意放过的改正机会?媒体盘点本案那些被错失的机会,能细数的便不止七次:包括本案一开始就物证奇缺,包括从始至终都对不上的那份DNA鉴定结论,包括在本案办理过程中被跨省启用的“狱侦耳目”手段,甚至包括被拖了许久才艰难启动的复查程序(在关键证据已锁定、案情已基本明了的情况下,也还是走了一年多时间)。阻力在哪里,整个司法流程中,谁在掩盖和遮蔽那些足以让案件及早纠正的机会?

  因为本案的无罪宣判,2006年的一期央视《第一线》节目被网友狂转,这期节目隶属于“浙江神探”的系列报道,名为“无懈可击聂海芬”。节目大篇幅讲述时任杭州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预审大队大队长聂海芬,在参与侦破张氏叔侄一案中,在未找到任何强奸物证、口供矛盾重重情况下,办案人员如何毫不气馁,通过“突审”让“惊魂未定”的嫌犯交代,如何从细节入手获得“无懈可击”的证据。昔日不吝笔墨所描绘的正面宣传,个中细节现在读来却令人毛骨悚然。原本无罪的公民,究竟遭遇了怎样的“突审”,其“惊魂未定”的心理防线又是如何被突破的?更遑论本案的关键性无罪证据,被收集却刻意不被呈堂,经辩方追问后呈堂却又遭法院轻易排除。

  疑罪从无,四个沉甸甸的汉字,置于煌煌法典,但在现实操作中却是举步维艰,越走越难。一个常用的变通处理思路,就是所谓“疑罪从轻”。张氏叔侄的十年冤狱,也算是“疑罪从轻”了。一审死刑、无期,到了二审变成死缓、有期15年,彼时的判决书惜字如金,轻判的理由被表述为“鉴于本案的具体情况”。发现案件有疑点(可能是致命的证据缺陷),却不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而以某种暧昧的操作手法,权且留人一命,这甚至在一些场合被频频认为是“体制内良心”的发现与坚守。但“疑罪从无”的实质,从来就是有罪推定,是在有罪推定的幌子下对公民自由与权利进行讨价还价式勾兑,以照顾侦、控、审三方异化的“兄弟单位”情愫。

  “冤案何以产生”?2013年全国“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浙江高院院长齐奇表示,“刑事上的冤错案件,基本都与刑讯逼供有关”,而从本案翻盘的艰难历程观之,所涉因素却可能远远不止一个刑讯。3月20日,浙江省检指派出庭的检察员对这桩“叔侄奇冤”做了如下的“综合性意见”:“正义虽然迟到了,但不会缺席。正义就在眼前,历史不会重演。”此刻,或许该问的是:需要怎样的刚性制度设计与司法制衡安排,才足以支撑人们对“历史不会重演”的起码信赖?
  评论这张
 
阅读(7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