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杀开一条血路”,惟社会建设能助和平转型   

2012-09-30 08:38: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杀开一条血路”,惟社会建设能助和平转型
南都社論 2012-09-30

日前,广东省深化社会组织改革工作会议召开,省委副书记、省社工委主任朱明国到会并发言,强调深化社会组织改革要“去行政化”、“去垄断化”、“去利益化”,“搞改革的人不能成为改革的阻力”。社会组织改革要向前走,需要“杀开一条血路的勇气决心”。

“杀出一条血路”,这一特定话语背景让人不由念及改革开放伊始的那段拓路之艰,彼时虽“摸着石头过河”,但方向却是确定无疑的。而今重提“杀出血路”的勇气与决心,改革的紧迫感则需要权力者尤为明晰,“广东是改革开放的前沿,更早地进入矛盾凸显期,热点多、燃点低,各种社会矛盾早发、易发、多发”。社会建设、社会组织改革成为广东,乃至全国的改革攻坚点和着力点,重要性与关键性俱在,难度亦俱在。

“去行政化”成为改革的主题词,不独社会组织一域,但社会组织所受的浸染可谓典型。据介绍,广东省民政厅将在年底前进行“去行政化”专项清理,现职公务工作人员一律退出行业协会商会兼职,2013年年底前,退休公职人员也将一律退出上述领域。这应视为人事层面“去行政化”的关键一步,旨在让社会组织不再被迫扮演安置“子女亲戚、退下来领导”的尴尬角色。

事实上,行政化所充斥的社会角落、所积蓄的社会情绪,不仅是行政人员的职位安插,还在于行政机关逾越权力界限,以指导的名义直接干涉社会组织的运作、“政社不分”。行政人员的退出仅是政府放权、权力回归本位的开始。旧有“社会组织”要改变的,包括行政化的资金依赖、编制福利诱惑,行政化的机构运作方式,及可能已内化到血液的权力思维。另一方面,“小政府,大社会”目标所指向的权力收敛,则在于真心放权的力度与决心,以及具体到每一个行政办事、执法程序中的细节诚意。

社会组织改革亟待实质性进展,其“去行政化”的目标,需要引入竞争机制,让“去垄断化”倒逼和激励社会组织的内发革新。朱明国总结,行政化的突出表现是政社不分,而垄断化的突出表现是“一业一会”。 事实上,宏观政策层面放开社会组织准入易,而具体的行政阻隔却可能仍会是一场无止境的程序跋涉。

突破“一业一会”,尤其需要顶住在社会组织改革进程中,借既得权力、固有思维所展开的对潜在竞争者的诸种非难:它可以是陈规苛例下注册门槛的虚高,也可以是一次又一次的查水电、查税查消防。惧怕竞争,希望通过小伎俩的抵抗放缓社会建设的步子。各种玩法轮番祭出,对民间NGO的防备需要制度化消除——要给出路,而非堵死路。因为,竞争之于社会组织良性发展的重要性,不仅在于给各类新兴民间组织以存在的空间和机会,更在于给现下仍待“去行政化”的官办组织以观念自新、机构再造的可能。
“去垄断化”的最大困境来自部门的既得利益——是利益,让搞改革的人成为了改革的阻力。民办、新兴社会组织在成立、运作过程中,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困难,可能是旁观者所无法完全体会的。利益在,所以阻力或不可能避免,而改革戮力推进的落脚点,即在于对各种有意或无意的牵绊与障碍逐一清理和修正。同时,社会组织改革的制度化推进,亦要求解决社会组织注册、运作之难,不因舆论关注度强弱而有所区别。要从“高度重视”下为个别组织解难,尽快走向一体化、无差别对待的环境塑造,这是权力最该谨守(或曰回归)的本分。

新兴社会组织的崛起,不可逆,也拦不住。由“为社会松绑”到“为民间护航”,社会组织改革的深化尤须细节的制度呵护。从清理诸多陈规苛例、程序障碍着手,从厘清并回归权力的边界开始,守护孱弱如“小小草”般的健康社会肌理,是为社会和平转型的可能路径,亦为政府的责任与应有担当。
  评论这张
 
阅读(15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