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眼看他看守所里的“零”突破  

2009-12-07 23:25: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眼看他看守所里的“零”突破

萧锐(12月7日南方农村报)

  看新闻是会看出辛酸的,但不是每条新闻都可以让人从头到尾一路酸楚下去。起码《法制日报》日前的一则报道做到了:公安部监所管理局局长赵春光在接受《法制日报》专访时首次披露治理"牢头狱霸"详情,称从今年4月至今,没有发生一起“牢头狱霸”致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这个‘零’的突破,在历史上是罕见的”。(法制日报11月30日报道)

  自从“躲猫猫”横空出世,看守所里的“被自杀”才真正进入公众和舆论的关注范围。据说这次的“舆论聚焦”是把公安监管工作“推到了风口浪尖”的,但有关部门在被舆论聚焦之后是怎样渡过并且总结这“注定极不平静的一年”的,却颇值得玩味。

  本次报道的重点(或者叫主流)在于“没有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时间限定在今年4月至今。掐指算来,足有八个月,还真不算短,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态宽容以待,庆祝一下,表表功,也无可厚非。但问题在于,这句颇有点壮怀激烈意味的政绩表述,却很巧妙地回避了不少重要信息。

  首先,“牢头狱霸”这个原本上不得台面的角色这回终于得到了官方“认可”。没有发生一起“牢头狱霸”致人死亡案件,起码“牢头狱霸”在咱们社会主义监管场所看来是普遍存在的。当然,“牢头狱霸”历史悠久,古已有之,但能得到这么官方的默认,对于牢头狱霸们的生存土壤和环境,还是有一定“积极”作用的。因为这样的成绩表述似乎是在向牢头狱霸们发放“定心丸”——“牢头狱霸”是将长期存在的,只是致人死亡案件不允许再发生而已。本次专项整治的对象是在押人员的非正常死亡,而不是牢头狱霸。

  其次,“牢头狱霸”可以做什么,又不可以做什么呢?从有关部门对“躲猫猫”发生之后至今的工作总结可以看出(合理想象他们在过去八个月也应该是如是做的),除了不死人,其他的事情起码是不在本次整治的范围之内的。通俗点理解就是:打人的可以,打死的不要。这样的标准和要求,是算很高呢?很高呢?还是很高呢?

  还有,八个月没死人,居然是“零的突破”,那在笔者看来,除了有必要大张旗鼓地在主流媒体宣传一番(这是重中之重),是不是也启动一项起码地调查:在过去的不知多少“八个月”里,除了媒体曝光的有数几例个案,究竟有多少在押人员非正常死亡事件呢?相关调查和赔偿程序也不能算是苛刻的要求吧?我们不能总这么捉襟见肘地前言不搭后语,有点怪没意思的。

  哦,对了,顺便提一句。到发生过“躲猫猫”事件的云南晋宁县看守所检查过工作的赵春光先生还是别急着“深有感触”为好,领导来视察,而且还是级别不低的领导,下级精心准备是肯定的,一个看守所改善了什么,加强了什么似乎都是太容易提前准备出来的。笔者可是亲身经历过地方的同志们为了迎接某领导视察“万头养猪场”而十里八村撒丫子租借小猪崽儿“充实”养猪场的段子。大家都不容易,但既然拿着纳税人的钱,也别太不像那么回事了。

  

  相关新闻

  公安部首次披露治理"牢头狱霸"详情推进"阳光监所"

  http://news.jcrb.com/gongan/200911/t20091130_287677.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131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