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第一次给新京报写社论,呵  

2007-06-01 02:59:11|  分类: 憲政主義與現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社论:“证照齐全煤矿被关”背后的潜规则

http://comment.thebeijingnews.com/0728/2007/06-01/017@014957.htm

“证照齐全煤矿被关”背后的潜规则

2007-6-1新京报社论 

     据5月31日《中国经济时报》报道,山西和顺县后峪煤矿虽证照齐全但却在四年前被“和顺县个别领导在上报关井名单时,采用掉包手段”予以关闭。致使“后峪煤矿突遭关闭至今,直接造成经济损失数千万元”。

  多家媒体的呼吁与追踪报道无济于事,上级主管部门的多次调查无功而返,在这四年的时间里,在靠后峪煤矿为生的一个富裕村由富返贫的这四年,和顺县里的政治生态有了太大的变化:原有的书记、煤管局长等都被调走,原县长因涉嫌贪污被逮捕,当时参与“关井压产”的班子成员也都陆续被调离,一时无法确认哪位领导犯了错,也找不到具体领导责任人…这居然成了现任和顺县相关部门开脱责任的理由,也成了上级调查组无法得出调查结论的症结。

  在一个有基本法治秩序的社会环境中,这又怎么可以成为理由?

  从早先的报道,我们似乎可以从曾轰动一时的原和顺县县长崔保红腐败案中,看到一些和顺官场的背景:这位拿别人的钱就要“讲义气”的前县长,在任期间“掌管着全县煤矿的关停大权,一个煤矿如果按条件应当关闭,但只要给崔保红送上钱,就可以继续开”,例如,某年产量只有5万吨的小矿井,在给崔保红送了50万元巨款后一直开着不关……虽然我们无法确切得知,本应被关闭的煤矿不关闭的代价是什么,我们也无法把这个媒体报道中用代称的个案举例,直接与证照齐全的后峪煤矿被掉包事件当然联系在一起,但是当时该县到底是怎样的行政环境,我们可以以一窥全。

  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现实下,把“当年省里关井压产的6条标准”当作法律依据的后峪乡亲,还在一条一条依据这个标准来申辩。是啊,在他们看来,自己再怎么比照标准也是不够关停标准的。可在当时关停决策作出的时候,在“只要送钱就可以继续开”的现实面前,在从5万到50万不等的上供给“掌管煤矿关停大权”的潜规则面前,谁又会在意够还是不够关停标准?

  在潜规则面前,失效的永远是本应该作为唯一标准的相关法律。个案代价的大小或许可以用后续的改正来救济,但是由此产生的行政相对人对于行政行为不确定因素的恐惧却是补救措施所无法弥合的。

  关还是不关?送还是不送?二者之间在局部官场潜规则的运作下如果形成某种必然联系,在尚且无法得到对等司法救济的行政弱势一边究竟会如何选择?守法的民众是如何改变其初衷的?

  这样的问题在某些主张“行贿者助长腐败风气”的学者眼中是作为怎样的符号在存在?好的制度恐怕也无法完全保证让坏人不敢办坏事,但坏的制度足以让好人办不成好事,甚至让好人不再相信制度的正义与公平。

  而在相关责任人相继调离的情况下,对政府行政行为的明显失误应该如何补救?为何推诿扯皮成了继任者的惯用伎俩?依法行政是一种切实有效的政治运行状态,揪出一个腐败县长,并不能保证潜规则此后一定不会存在。

  “一县之中,唯我独尊”的并非单单和顺一域,以一窥全虽无法看到整片森林,但却可得到一个值得解剖的标本。如果官场潜规则背后的制度失灵依然无法得到有效遏制,那么失效的监督会依旧失效,失语的法律会依旧无法开口,而失望的个案当事人恐怕也难以避免新的失望。

 昨日博客源文:http://gudengtubi.blog.sohu.com/48253680.html

证照齐全煤矿被关背后的官场潜规则

萧 锐

同一文件的三个不同版本
一个文件三个版本,官场潜规则在作祟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山西山西和顺县后峪煤矿虽证照齐全但却在四年前被“和顺县个别领导在上报关井名单时,采用掉包手段”予以关闭。致使“后峪煤矿突遭关闭至今,直接造成经济损失数千万元”。

    多家媒体的呼吁与追踪报道无济于事,上级主管部门的多次调查无功而返,在这四年的时间里,在靠后峪煤矿为生的一个富裕村由富返贫的这四年,和顺县里的政治生态有了太大的变化:原有的书记、煤管局长等都被调走,原县长因涉嫌贪污被逮捕,当时参与“关井压产”的班子成员也都陆续被调离,一时无法确认哪位领导犯了错,也找不到具体领导责任人…这居然成了现任和顺县相关部门开脱责任的理由,也成了上级调查组无法得出调查结论的症结!

    在一个有基本法治秩序的社会环境中,这怎么会发生?这又怎么可以成为理由?!但可惜的是,当下基层县域的政治生态究竟如何,我们都心知肚明。

    在官场潜规则面前,证照齐全与否根本不是煤矿是否关停的哪怕一个参考系,而更不要奢望成为唯一的行政依据!在潜规则的“良好”运作之下,本应作为依据的法律终归于失效也一定是必然!

    笔者翻检稍早前的媒体报道,我们似乎可以从曾经轰动一时的原和顺县县长崔保红腐败案中看到一些基本的和顺官场大背景:这位拿别人的钱就要“讲义气”的前县长在任期间“掌管着全县煤矿的关停大权,一个煤矿如果按条件应当关闭,但只要给崔保红送上钱,就可以继续开”已经成为其“腐败业绩”的重要一部分,而且在报道中就明确举过这样的例子:某年产量只有5万吨的矿井,在给崔保红送了50万元巨款后一直开着不关…虽然我们无法确切得知本应被关闭的煤矿不关闭的代价是什么,我们也无法把这个媒体报道中用代称的个案举例直接与证照齐全的后峪煤矿被掉包事件当然联系在一起,但是和顺到底是怎样的行政环境,我们可以以一窥全。

     同一个文件居然会有三个不同版本,这样的事情早已并不鲜见。但就是在这样的一种现实情况下,唯一还把“当年省里关井压产的6条标准”当作法律依据的只剩下了可爱甚至有点天真的后峪乡亲:他们居然还会一条一条依据这个六条关井压产标准来申辩!是啊,在他们看来,自己再怎么比照标准也是不够关停标准的!这又是怎样的一种反讽?

     在当时关停决策作出的时候,有谁会认真依据被乡亲奉为救命稻草的关停标准行事?在“只要送钱就可以继续开”的现实政治生态面前,在从5万到50万不等的上供给“掌管煤矿关停大权”的潜规则面前,谁又会在意够还是不够关停标准?在后峪村煤矿被掉包的事件中,掌管关停大权的行政长官与任人宰割的哪怕是合法煤矿之间,存在着两条完全不同而且几乎不会重合的规则曲线。在潜规则面前,失效的永远是本应该作为唯一标准的相关法律。个案代价的大小或许可以用后续的改正来救济,但是由此产生的行政相对人对于行政行为不确定因素的恐惧甚至是膜拜却是补救措施所无法弥合的。

     关还是不关?送还是不送?二者之间在局部官场潜规则的运作下如果形成某种必然联系,在尚且无法得到对等司法救济的行政弱势一边究竟会如何选择?百姓再愚笨也懂得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守法的百姓是如何改变其初衷的?这样的问题在某些主张“行贿者助长腐败风气”的学者眼中是作为怎样的符号在存在?好的制度恐怕也无法完全保证让坏人不敢办坏事,但坏的制度足以让好人办不成好事,甚至让好人不再相信制度的正义与公平!运行状况依旧良好的官场潜规则,就是这个我们所说的恶!

     而在相关责任人相继调离的情况下,对政府行政行为的明显失误应该如何补救?为何推诿扯皮成了继任者的惯用伎俩?依法行政是一种切实有效的政治运行状态,没有谁会天真到认为和顺县在揪出一个腐败县长之后就会政治清明到什么程度!

     “一县之中,唯我独尊”的并非单单和顺一域,也并非仅指同样尚在媒体“继续关注”之下的稽山文案!以一窥全虽无法看到整片森林,但是可以提取一个基本政治生态的个案标本。在官场潜规则背后的制度失灵无法得到有效遏制的情况下,失效的监督会依旧失效,失语的法律会依旧无法开口,而失望的个案当事人恐怕也注定难以避免新的失望!

 

2007年5月31日于并南山西大学

相关新闻链接:

山西证照齐全煤矿被官员掉包关闭 村民生计无着

http://news.sohu.com/20070531/n250316338.shtml

后峪煤矿:山西和顺县关闭煤矿偷梁换柱

http://news.sohu.com/20060306/n250319741.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