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评论·稽山文案:这一页没那么容易翻过去  

2007-06-01 00:44:11|  分类: 憲政主義與現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稽山文案:这一页没那么容易翻过去

萧 锐

★2007年06月01日最新:全国人大常委会关注稽山诽谤县委书记获罪案
http://news.sohu.com/20070601/n250348190.shtml

     新京报5月30日的核心报道再一次让我们把视线聚焦在已经轰动全国而又即将新闻热度褪去的稽山诽谤案,资讯快餐化的时代,没有什么是可以长期占据新闻版面的——新闻事件的结果如何,个案公正的实现与否,在这里其实统统都不再重要。矿难的追责与追问会不了了之,今日热帖的点击与狂顶也会在一夜间烟消云散。稽山文案的后续走向,恐怕也难逃此律!

     所以,依旧端坐在县委书记宝座上的被诽谤者说出“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一句时,笔者实在无法揣测此等言语之中到底是庆幸多一些,还是得意多一些。在一言九鼎的一县之尊眼中,“诽谤者”未获实刑,并且依旧保留科级待遇已然是法外开恩,再纠缠不休就是不可理喻甚至是“一种心理疾病”了。在毫无制衡力量存在的权力执掌者眼中,没有权力滥用后的愧疚与沟通不畅后的反思,更不会有对民意表达的到位理解和对公民基本权利的起码尊重!

     新京报带有后续报道意味的事件过程爬梳,让我们回顾,也让我们看到被“法外开恩”后的三名举报者处于怎样的一种生存状况中。在李润山书记面对媒体也毫不避讳自己的“宽宏大量”之下,我们可以从报道中得到来自另一方的不同注解:在稷山县人民法院开庭的前一天晚上,稷山县法院院长韩建国曾和检察院的正副检察长来看守所探望过二人,临走特地嘱咐二人:一是要遵守法庭纪律,二是一定要认罪,“不然没法办,也没法让你们出去”。这是怎样的一种中国特色的诉讼交易?在笔者理解,所谓的“没法办”就是一种双方(尤其是明显站在县委书记一方的公检法部门)力量博弈之后的妥协。

     “我和他们都很熟,我们有职业道德,不可能影响司法公正。”来自稽山法检部门的告别如是说。但无论话语如何信誓旦旦,在现实行为到来之前都是无法单独拥有证明力的。而事实如何,我们都有目共睹!

     三名“诽谤者”究竟为何要自讨苦吃去写一封与自己毫无利害的“诽谤信”?在“被诽谤者”李书记看来这是无论如何也想不通和想不到的。所谓“于公,我从来没有打压过他们,甚至都不认识;于私,更是谈不上伤害。”也只有用“他们这是一种心理疾病”来解释,只有上升到故意破坏“稽山政治稳定”高度来看待了。

     但在熟悉三位“诽谤者”的人看来,“谨慎、低调”的老好人杨秦玉,“冒失但不缺乏正义感”的不惹事的南回荣,还有“年龄也快到了,政治上不可能有何想法”的薛志敬作出这么一件在稽山堪称惊天动地的大事实在是不可思议。但在笔者看来,这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公民表达勇气,是一份对社会不平现象的挺身而出与责任担当!

     按照老干部们的介绍,稷山官方与民众之间,在很多事情上,有时候很难得到有效沟通的,而匿名信便是一种“非常规”的表达意见方式。此类事件在稽山,甚至在运城都并不鲜见。而此次端出这么一个“诽谤案”用李润山书记的话讲真是“把稷山县匿名信的窝子挖出来了。”笔者对这一说法实在是不以为然,杨秦玉等三人被判刑之后的稽山,匿名信并没有绝迹;而也没有证据证明,几年来“几乎涵盖了稷山历任的县委书记和其他部门主要领导”的匿名信皆出自三人之手。李书记所谓挖出了稽山诽谤窝子的判断,恐怕只不过是“终于杀了只鸡给猴们看”的快感罢了!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中,作为“诽谤案受害者”李润山先生对《众口责问李润山》一文所作的回应也颇值得玩味。

     先不用说在百度稽山贴吧中狂顶不下的帖子中所透露并且在媒体报道中也得到部分印证的诸多传闻,月薪不会多到哪里的书记如何承担女儿的出国费用?(至于费用多少,有职业良知的稽山有关部门是没有空调查的)就算大红楼的总统套房也是子虚乌有,但“花十万八万也是自己出钱请客人在那里住”的消费水准还是让笔者惊叹:为官员可贵的廉洁自律,也为官员丰厚的收入开销。

     尤其更让笔者感到有趣的是在李书记言语中所透露出来的对百姓评价的态度。在李书记看来,稷山老百姓对其是认可的,对他的工作能力和形象是肯定的。其中最主要的依据就在于“圆圆满满、顺顺利利结束”的稽山两会上对其的“全票通过”;还有就是来自市委书记等上级领导对其的高度评价,“人品好,工作能力强,这几年在稷山干下事了,老百姓非常满意”。全票通过的好领导笔者生逢盛世但也并不常见,只是在书上依稀读过伊拉克的先总统萨达姆先生当年全票当选的掌故;来自上层领导的高度评价,笔者也不敢妄加揣测,毕竟权力的取得路径与评价机制的科学性问题不是一句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对于李书记来说,诽谤案风波已经是过去时,“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对于稽山的政治稳定而言,这一页也试图被尽快翻过去。而对于个案当事人的权利救济,对于肆意行使着的公权力的监督与制衡,对于公民表达自由的宪法保护等非个案话题,稽山文案这一页没那么容易翻过去,也不应该翻过去!

2007年6月1日晨于并南山西大学

 相关新闻链接:

新京报:稷山诽谤案始末

http://news.thebeijingnews.com/0547/2007/0530/011@265847.htm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