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官员如何免于被冤枉?  

2009-05-25 08:51: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官员如何免于被冤枉?

萧锐

  杭州飙车案已经过去近半个月,逝者谭卓不管能不能安息,也只能安息了。至于肇事者,等待他的自然有必须要走的司法程序。随着因周期性问题而迟延报道的各大新闻周刊相继推出自己的深度文章,关于本案的一些细节开始被还原到其本来面目。其中关于肇事者同伴的背景传言应该算是最需要被还原和反思的。

  在惨剧刚刚发生、而杭州本地媒体短暂失语的那段时间,有关肇事者同伴之一的翁振华系杭州市某领导公子的传言甚嚣尘上。最终不得不由杭州市政府新闻办出面辟谣“肇事者同伴与杭州市领导没有任何亲属关系”。现在看来,杭州市的某翁姓领导确实是委屈到了极点,倒霉就倒霉在自己的姓氏上。但姓氏与身体发肤一样,都受之于父母,怪怨不得。那应该怪谁呢?

  当然,将肇事者同伴与我们的政府官员联系在一起的是网友自发启动的人肉搜索,但在笔者看来这又实在是事出有因、不得已而为之。车祸发生之后,交警部门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地为有“富二代”背景的肇事者做开脱,当地媒体也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对该事件做了冷处理,相关信息公众更是无从获悉,而且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有目击者亲耳听到有肇事者同伴打电话试图对事故进行“摆平”,试想,公众应该怎么办?又能怎么办?而这个时候,倒霉就倒霉在我们的官员那太有些凑巧的姓氏——与肇事者同伴不仅姓氏相同、身居高位,而且恰好有权挟制当地新闻媒体,这种信息不对称中的一方信息稀缺,似乎已然足够让公众认定一些“东西”。当然,笔者也看到杭州市有关部门在辟谣时并没有试图追究网友“造谣”责任的意思表示。但透过事件表征,我们是不是应该有所反思——起码从保护官员的角度出发。

  试想下次,在另一个突发公共事件中,当事人又戏剧般的出现与某位官员同姓的情况,甚至再凑巧些,与官员的亲属同名同姓,那又该怎么办?一次次被动地辟谣所需要消耗的,是本来可以用到其他更亟需的地方的公共资源。如何让我们的官员一劳永逸地免于被冤枉?而不是遭遇“人生如戏”般雷同时只能自认倒霉,甚至自求多福(不能总寄希望于以后千万别再有治下同姓子民犯事吧?)。

  平心而论,杭州飙车案中的被无缘无故牵扯进来的杭州市有关领导及其亲属是无辜的。但如何从制度上确保我们的官员及其家属在一次又一次的公共事件中被“误伤”,却是必须要认真思考的问题。笔者以为,问题的解决其实也很简单,无他,只一“官员财产公开制度”足矣。官员一次又一次被误解、被冤枉,有一个共同的前提便是公民对于公职人员的财产与家庭情况不甚了解(而且是根本无从获悉相关信息)。谣言止于公开,这是现代民主政治的一个基本常识。试想,对于官员及其家庭成员的财产与任职情况,如果拥有权威的信息公开做前提,相关的所谓谣传就自然失去了存在的土壤(甚至是产生的氛围),即便是“谣言”产生,公众也便会有一个做出理性判断的依据。而这,才是对一次次被“误伤”的官员最好的保护!

  杭州市政府的相关辟谣,虽然消解了对某一个体官员在特定事件中的舆论误伤,但却无法保证其他公职人员在很有可能还会发生的另外公共事件中“被流弹击中”。哪怕是本次事件中的翁姓官员,也没有获得在其他事件中不被再次冤枉的制度保障。因为,辟谣的用语很严谨,严谨到只要明天再有一个“翁振国”或者“翁国华”出现在突发事件中,翁姓官员还是不可避免地会被公众“冤枉”。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