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萧锐:这样的截访还是不是法官的尊荣?   

2009-03-31 12:23: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他是一名退伍老兵,是一名曾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残疾退伍军人,但2007年底因为上访被当地有关部门强行抓进“学习班”学习,从“学习班”逃出来后,他开始了长达8个多月的流亡。“在枪林弹雨中没有流过一次泪”的他在8个月的流亡中不止一次流泪,甚至想以自杀来结束颠簸的生活。(中国青年报3月30日报道)

  不得不说,这样的新闻其实已经不再新鲜。感谢执着的新闻记者为我们记录这一桩桩相似甚至雷同的辛酸故事。但又不得不说,每次看到这样的报道,笔者还是忍不住为之动容。在这样几乎每天都在上演的故事里,退伍军人的身份对上访者而言恐怕只剩下了流亡路上的体力优势了。

  留心看到报道中的一个小标题——信访局: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好一个“服务”!让我们权且来看看这是一些怎样的服务呢?首先上场的是法院的法官——请原谅我只能这样称呼他们,尽管他们的作为早已与法官所应当代表的法律与正义大相径庭。以解决问题为名将上访者骗上车,带到所谓“学习班”所在地。相信这不是偶然,为什么会选择让法官担当如此关键的环节?他们所利用的恰恰上访者对法律、对法官还仅存的一点信任。此前有司法高官坦言“接访是中国法官的尊荣”,但不知道这截访(恐怕,中国法官遇到的大多还是这样的截访吧)还会不会被认为是法官的荣光与职业的梦想?响水县人民法院法官陈晓军,让我们记住这些在个案中留下不光彩作为的法官的名字,哪怕这样的记忆或许只能是记忆。

  郊外的高墙大院,搜走了所有证件和通讯工具甚至身上的腰带,一张床,一床很薄的被子,铁门,没窗户,门上有个洞,用来递饭菜……这是“学习班”吗?这是怎样的“学习班”?不知道哪级干部的培训或者学习采取过这样的“学习班模式”?这是没有任何法律授权、非法设置的黑监狱,这是在借助国家机器公然侵犯公民的合法权益!一个又一个公民的基本人权!而且,目的单纯得可怜,只有一个:保证以后不再去上访。为了这一目的,有些地方和部门可以不择手段。等到家属和记者为了寻找这被“失踪”的上访者而找到当事的法官时,得到的却是矢口否认。就那么红口白牙地否认。直到上访者家属也变成了上访者,直到记者在北京亲眼目睹上访者被当地信访局北京办事处的人强行塞进车里带走!但即便如此,仍然可以大言不惭地说“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

  我们,他们,现在已经泾渭分明到什么样的地步?!

  截访恶政已经罄竹难书,充斥京城的全国各地截访队伍不仅在吞噬着纳税人的税款,而且在消解着一个个公民个体对法律、对政府的所剩不多的信任!记得一年前,笔者所在的法学院邀请实务部门的学长讲述司法实务,当笔者应讲座组织者的请求给讲座用“具体法治”命名时,实在没有想到这场讲座会那样玷污“具体法治”这个贺卫方老师一本著作的书名:主讲的法官们在大谈特谈赴京截访的趣事,伴着法科学子们不时爆出的哄堂大笑。没有人会注意,几近拍案而起、压抑不住愤怒与耻辱感而离席的笔者……

  个案可以被不断地报道出来,但问题的解决却依旧遥遥无期。我们甚至都不敢确定司法改革究竟会朝着怎样的路走下去。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希望自己的文字可以带着个案的不平上达天听,哪怕不要宏大而不可企及的法治叙事,哪怕只要一纸震怒的领导人批示。

  这次个案的上访者叫王信书,他的案子还没有解决。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