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成龙的自由观 蒋经国的身后名   

2009-04-28 06:47: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國選舉與治理網 七日看點
成龙的自由观 蒋经国的身后名
萧锐
    本周的两个焦点人物,一位是在博鳌论坛上一语名动天下的大哥成龙,另一位,则是在上周迎来其百年诞辰的台湾地区已故领导人蒋经国。不经意间发现,在这两位八竿子打不着的焦点人物之间,似乎有一种很是巧合的逻辑关联:前者主张“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而后者恰恰迈出的却是对中国人“少管一些”的决定性一步。本期看点,笔者想要跟诸位分享的就是这个有关“管”的话题。
         
成龙:他只是一个艺人?
         
   关于成龙先生的博鳌言论,笔者是在凤凰卫视的“有报天天读”栏目注意到的。按理说,“有报天天读”之类的节目所起的作用原本就是一个对新闻资讯的归类与反刍,但凤凰卫视的特殊地位却让其成为一个很多新闻“出口转内销”的途径——在博鳌亚洲论坛18日开幕当天便成为港台媒体关注焦点的成龙言论,在内地却鲜有报道。我们报道盛会是有我们惯有的路数的,所谓“会议没有不隆重的”,至于隆重的会议中一些意料之外的、不那么隆重的话题,就没有办法顾及了——尽管在韩寒看来,成龙这次其实是足以作为“揣摩圣意”的典范的:在新电影刚被大陆禁了还能说出我们过度自由这样的话,这是何等的忍辱负重。
         
  成龙在博鳌究竟说了什么?这是笔者突兀地看到杨锦麟先生的新闻点评之后第一个想问的问题。据媒体报道,首度亮相博鳌论坛的成龙本来不想多谈,但一拿起麦克风却忍不住“有感而发”:有自由好还是没有自由好,真的我现在已经混乱了。太自由了,就变成像香港现在这个样子很乱,而且变成台湾这个样子也很乱,我慢慢觉得,我们中国人是需要管的。诧异吗?起码笔者没有。这起码是成龙最近几年来一惯的主张吧。还记得这位大哥对台湾民主太乱的言论吗?起码,观点还算是一以贯之的。比起几年前还在像个愤青一样为轰动一时的上访者“割舌案” 仗义执言,一转眼,小脸一变就在那厢堂而皇之的主张起“把上访户强制关进精神病院”的孙东东教授来,作为艺人的成龙这种对观点的坚持,笔者还是很尊重的。而据有关报导称,成龙的上述谈话受到台下以中国企业界领袖为主的与会人士的鼓掌,足见大哥成龙的此类观点其实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从媒体截出来的这段话里,我们可以看到,成龙关于“中国人是需要管的”的想法是一个“慢慢觉得”的过程,可以说是经过了其长期的观察与思考。而这样的思考及其表达,作为公民表达的天然权利,原本无可厚非。而对其观点的批评,无论是《奴才不会“成龙”》般的尖刻,还是成龙亟待公民常识启蒙的思考,以及对成龙还能不能再成龙的讨论,也当然属于正常讨论的范畴。是讨论便一定要有碰撞才好,而宋鲁郑先生为成龙喝彩的声音起码从不同观点的价值角度看是难能可贵的。他用雅各宾派“人民如果不自由,我们就强迫他自由”的“自由暴政”理念来批评现下一些论者对不同意见的不宽容,也确实是值得很多人反思。只要还是观点的交锋与争论,那就没什么大不了。谁都不必急于给对方扣一顶爱不爱国特色不特色的帽子(至于有些上纲上线的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争论,则最迫切的也还是抛却无谓的概念之争与长期以来的自说自话)。
         
 在遭遇到众多批评之后,有门户网站以“成龙:他只是一个艺人”为题做了一期新闻专题,奉劝网友“看看成龙的戏,别把他的话太当真”。问题在于,作为被唯一邀请出席博鳌论坛的艺人代表,成龙先生的话语权已然不是普通公民可以企及。更何况,在做惯了大哥的成龙身上,在不经意间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中国电影家协会副主席。难怪会有论者对其发出“屁股决定脑袋”的诛心之论。已经被绑上爱国主义战车的成龙或许也只能继续做他的斗士了,似乎有些无暇顾及因为这些有点外行的言论而导致的票房惨跌
         
在成龙博鳌言论问题上,梁文道先生的比方打在了要害处:假如你很欣赏秩序的美感,对秩序有种说不出的情结;你当然会爱上长幼发言有序,掌声起伏有致的那种会议。假如你没受过什么冤屈,也没人敢欺负你,纵有不平也别有途径疏解;你自然要不满那些聚在路上示威群众,嫌他们阻碍交通浪费你的宝贵时间,“很乱”。可是换个角度,对于另一大群港人而言,如果有人在议会里打断官员发言,怒斥政府医疗部门失误致祸;有人在大银行门前上演街头剧,痛批商人无良谋利;这也许不只不“乱”,说不定还是种秩序的完善呢。一个习惯自主的社会就算不一定能形成“自生的秩序”,也不一定会变成无政府的野蛮状态。一个常年被人当小孩管教,政府有形纪律高度渗透的社会有时反而更“乱”。
         
而蔡定剑教授和梁文道先生的看法不谋而合:改革开放以来,归结为一句话,就是放权。“让老百姓有更多的自由,不就是这样吗?难道改革的任务不就是不断冲破‘管’的束缚,带来经济活力吗?”
         
蒋经国:对一个名字的忘记与想起
         
不断冲破“管”的束缚,是蔡定剑教授对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基本判断。而在海峡对岸的宋楚瑜先生看来,邓小平先生在大陆推动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其实蒋经国先生,他在台湾主政的时候,推动的就是同样的东西,不过我们称之为“三民主义”。2009年4月13日,台湾高调纪念蒋经国百年诞辰(蒋经国诞生于1910年4月27日,农历三月十八日,台湾纪念按照中国传统农历虚岁计法)。回望这位历史人物的波澜百年,当然免不了任人评说的命运。但一个基本的认知是,他迈出了对中国人“少管一些”的决定性一步。
         
中国人正在走出“胜王败寇”狭隘史观,对蒋经国这位已经归于历史的人物进行客观评价也不应该再是什么需要冒着杀头风险才能提的难事。但就是近日《南方周末》方舟评论刊发了长平先生以“记住蒋经国”为题的一篇千字短文,却又一次引来了署名“北关”(《北京日报》观点的谐音?)的点名质疑:为什么要记住蒋经国(参看五岳散人亦庄亦谐的回应:为什么就不能就住蒋经国?)?单纯从文字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这其实可能并不称成为问题。记忆是一个多么奇妙的东西,远不是过于理性、而且非此即彼的线性思维可以框住的。对一个名字的忘记与想起,大多数时候是不以叫嚷声音的高低为转移的。北关先生显然也没有忘记蒋经国这个名字,否则一篇短文怎么会如此迅速地引来如此上纲上线的诛心之论?只不过北关先生的记忆力似乎并不是一以贯之的好。曾记否,今年年初同样是针对《南方周末》,北关先生关于“救救我我,是张书记”涉嫌造假的批评?在南方周末职业规范委员会针锋相对拿出自己的调查结果后,多少网友强烈呼吁北关先生出来回应,但那个节骨眼上的北关先生却似乎恰好“忘记”了。
         
蒋经国走出了一个时代,台湾要以和平方式推进民主、从本质上打破专制制度本身,显然受益于这个制度的独裁者———他的个人变化对推进历史是极为关键的,这是人们今天回顾蒋经国的意义。是的,台湾乱,台湾的民主形式不一定很好,但是,它是一个过渡。民主有可能带来一些社会不稳定,但这种社会不稳定是一种“减压阀”。如果有不满,可以通过平常的街头行动表达出来,就不至于使一个社会发生革命。因此,“小乱可以避免大乱,没有小乱就有可能大乱。历史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没有哪个民族是天生就适合民主的,民主这个好东西,需要实践,就像与北关先生同天同版见报的文章《制度的优劣要由实践来检验》所说的那样。
 
关于蒋经国,下面的这段文字不止一次看到,但每次看到心中总难免百味杂陈:
 
      1987年12月25日上午,蒋经国参加在台北市中山堂举行的“行宪四十周年纪念”典礼。当天上午9时,蒋经国坐着轮椅抵达会场,当他开始致词时,坐在第14排中间的11个民进党“国大代表”,突然站起来,同声喊叫“全面改选”(全面改选“国会”),蒋经国简单致词几句后,因体力不胜负荷,请“国民大会”秘书长代为宣读书面讲词,当何宜武念稿念到有关充实“中央民意机构”的内容时,那几个民进党“国代”又起身再次叫嚷“国会全面改选”,还拿出一面书写着“全面改选”的白布条。

     据蒋孝勇事后追述,“行宪四十周年纪念”典礼过后,蒋经国显得抑郁寡欢,整天不讲话,显然心理受到很大挫折感。1988年1月10日,蒋孝勇陪侍床前,蒋经国忽然开口说话:“我一辈子为他们如此付出,等到我油尽灯枯时,还要给我这种羞辱,真是于心何忍?”

     3天后,蒋经国吐血而卒。    

 客观的说,今天台湾社会的整体是能够开放和容忍不同表达的。台湾两蒋40年历史的功过是非,会逐渐在开放的表述中变得清晰起来。只要勇于反思,便其实不难明白,当民众在反对一个专制时期,他们反的是什么?反的应该是“我方全对、对方全错”黑白两分简化的思维,反的应该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或者“敌人的朋友就是我的敌人”这样的简单逻辑。而今,越来越多的台湾人已经能够冷静反省复杂的蒋经国时代,这难道不是蒋氏留给台湾民众的一份礼物么?民主,只有在民主的实践中才有可能成熟。

 作家李钟琴在一篇纪念蒋氏的文章中说,蒋经国“辣手摧花四十年”固然应该谴责,但他晚年“怜香惜玉”,并由此带来百花齐放、春色满园,当然应该予以认定。佛家所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者,其经国先生之谓乎?
 
 大陆学者傅国涌认为,“蒋经国从默认民进党到解除“戒严”,开放报禁、党禁,并不完全是被动的、无奈的抉择,更不是一时心血来潮的想法,而是经过了相当时间的酝酿。蒋经国之所以走到这一步,有国际的背景特别是美国的影响,有岛内民间反对运动持续不断的抗争,民意不可违,还有种种错综复杂的客观因素,但有一点不能否认,那就是他个人主观上的诚意和努力,他的胸怀、眼光和气度,他身上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责任感,所给予他的重新创造历史的勇气”。而这种责任感与勇气给台湾人究竟带来了什么?对这一问题的追问与争论,却又不得不回到大哥成龙在不经意间挑起的那个关于“管”的话题。
         
结语:怎一个“管”字了得?!
         
什么是“管”?中国人需要怎样的“管”?几乎同时出现在各大门户网站头条的是一个有些骇人听闻的消息:一本名为《城管执法操作实务》的书及其内容照片火爆网络,书中赫然传授城管“注意要使相对人的脸上不见血,身上不见伤,周围不见人”,以及“不要轻易放过相对人,几名城管一起行动,一次性控制住相对人身体,招招见效,不给相对人喘息的机会”等绝招,而这本教材的编写者与出版社都不失为最具权威的一时之选。新闻既出,公众顿时哗然“城管秘笈”暴露的不仅是城管执法观念的误区,太多的人似乎才刚刚发现,我们当丑恶在痛批的东西,真的有一些人在堂而皇之地当经验交流
         
 一直以来,本站有关城管的文章都归纳在名为“城市管理”的栏目下,城管,这也是“管”的一种吧?这样将暴力执法制度化、理论化和“内部资料”化的“管”是不是也在“中国人最需要”的范畴之内?还有被跨省追捕的王帅们,以及在历史的无情拉锯中被撕裂、被“管”到服服帖帖的告密者……不敢往下想,有点毛骨悚然。
         
诸如此类的“管”,只要愿意,是都可以冠之以“中国人最需要”这个名义的,国人已经太习惯于被这样那样的人莫名其妙地代表了,至于自己到底需要什么,却是真有些理不清楚,道不明白。             
(转载本文请注明“中国选举与治理网”首发)


  评论这张
 
阅读(2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