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一个公民的惨死与那些不起眼的“小房子”  

2008-12-05 02:34: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公民的惨死与那些不起眼的“小房子”

蕭銳

    10月15日,河北邯鄲市河東村老支書郭成志同其他4名村民到北京舉報現任村支書白虎林違法佔用村裏的土地、佔用賠償款數以億計等經濟犯罪問題。誰曾想被當地信訪部門負責人交給被舉報人處理,被毆打致高位截癱,最終含恨而死。(中國青年報12月4日報導)


    很讓人心碎,這居然是各大門戶網站在一年一度的“12·4”法制宣傳日裏點擊率最高的熱門新聞。因為信訪而引發的舉報人傷殘甚至死亡的惡性事件在這幾年不僅沒有下降的跡象,反而在各級政府部門所謂“大接訪”的熱潮中逆勢上揚。不能不說是迫切需要反思的關鍵問題。再慘烈的個案,只要因媒體曝光而訴諸公共輿論,有理由相信起碼會有一個說得過去的處理結果。但另外需要警惕的是,不能因為個案的憤怒而忽略了對堪稱罪惡的截訪體制的拷問。截訪,已然構成一個自上而下的罪惡鏈條。公共輿論的僅有聲勢當然可以進一步往下追問:那因舉報人的暴死而終於引出的“高度重視”和“雷厲風行”究竟是否真的追究了該追究的所有責任人?直接縱凶傷人的現任村支書被“雙規”,但任憑被舉報人指使打手在北京就大打舉報人的縣鄉領導難道就那麼輕飄飄地免職了事?今天據說“非常震驚”的地方領導,此前是否真的對此事毫不知情?……


    但有一些細節其實更值得關注:按照媒體的報導,作為舉報人的老支書郭成志同其他4名村民于2008年10月15日到達北京,並在同日下午5點多到天安門廣場“觀看降旗”。如果值班民警檢查遊客還可以算作執行公務的話,那當“發現他們的包裏有舉報材料”時,根據哪一條法律規定就逕自將他們送到派出所?發現公民包中帶有舉報材料,不是應當及時與信訪部門接洽才對麼?更不可思議的還在隨後的處理程式中,大興區馬家樓派出所(請記者這個派出所的名字,這其實是舉報人落入虎口的關鍵一環)居然也沒有跟中央有關信訪部門聯繫,卻通知了邯鄲市政府駐京辦事處來“接人”。如此辦案符合法定的程式嗎?駐京辦,跟中央跑關係與幫地方截訪是其在首都最重要的兩項工作,被駐京辦接走的舉報者,結果其實已經能夠想到了。


    在舉報者被安排到“駐京辦事處後面的一排小房子”住下後,接下來的事情筆者不想再多做贅述:當地信訪局長負責人、鄉黨委書記以及被舉報人等便隨即“得知郭成志等人進京舉報的消息”,連夜火速進京“接人”——這已經是各地“接人”的所謂慣常程式了。唯一的不同便是此次隨各級領導進京的還有被舉報人請來的10名“有違法犯罪的前科”人士。最需要關注的,還要回到被作為舉報人住宿地的那排神秘的“小房子”。這些房子日常是用來幹什麼的?是駐京辦的招待用房嗎?按照法律學者許志永先生稍早前的調查,在各地駐京辦周圍,都存在這麼一些神秘的“小房子”,沒有任何法律手續,但卻用於臨時性關押已經通過各種管道“接”到手的上訪者。這是一些怎樣的“小房子”?舉報者是否可以選擇不住?又是誰給了這些“小房子”如此大的權力?……其實這些被許志永先生稱之為“黑監獄”的小房子才是迫切需要有關部門“高度重視”的問題。


    從下而上,針對截訪的體系化鏈條已然形成並日常化運作著。而這些,當然不是處理幾個人可以消解掉的制度罪惡,更不是個案的慘烈可以撼動的利益鏈條。對於本案,幸好還有媒體的關注,我們也有理由相信當地有關部門會給公眾一個說得過去的所謂“處理結果”。然而筆者在此想要追究的,卻是另外一些類似于“小房子”的疑問與細節。其實也正是這些細節,似乎更能說明問題,也更有助於探究問題的病因何在。

2008-12-4

 

相關新聞鏈結:

老支書舉報腐敗被打重傷致死

http://news.163.com/08/1204/05/4S9VBK7I00011229.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