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回应:“为民生停灯会”咋又成罪过?  

2008-02-03 12:17: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廖德凯先生回应拙作:“为民生停灯会”咋又成罪过?

廖德凯

转载按语:今日新京报拙作引来廖德凯先生迅速的回应,征得廖先生同意转到敝博。至于所论问题本身,倒是可以继续讨论。廖老师在其博客上所言甚是:我的文章也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正确与否并不重要,但我需要这种表达,整个社会也需要大家对自己思想的真实的表达......需要说明的是,新京报刊发的文本有删节,拙作请参照本博客所刊文章

    “自贡灯会事件”暂停开放,有主办者宣称暂停灯会是出于民生考虑——“把灯会的电让出来,哪怕只是一点点也是应该的!”然而,由于没有“向舆论低头”的表态,没有“承认”暂停是因为舆论压力,却再次受到抨击。有论者批评当地政府“在回避事件中舆论的关键性作用”,“好像暂停灯会是主办方自觉的良心抉择,而与舆论关注没有任何关系”。(《新京报》2月3日)


    政府在不合适的时机将大量的电用于灯会,自然不妥;好在政府闻过而改,笔者觉得,更好的是政府不是迫于“舆论压力”,而是在舆论指出不妥之处后,于民生处考量而暂停了灯会。这是政府既重视舆论监督,又不媚俗于媒体的理性表现,并无不妥。对当地政府在表态中没有向媒体“低头”,没有表示“舆论的关键性作用”进行批评,有替媒体“邀功”之嫌,反而降低了媒体在这此事件中的负责任形象。

    向来,媒体的问题性报道往往都是各地政府改正错误的重要舆论监督形式。媒体负责任的问题性报道,能直接地对民生产生积极影响,比如这次“自贡灯会事件”,在媒体的积极介入下,政府意识到问题的存在,从而对灯会进行了重新的布置。然而,由于目前政府在执政理性上的缺失,面对媒体的报道,却又往往陷入另一个极端之中:把媒体的报道当成“指挥棒”,在改正错误的过程中,过多地强调了媒体报道的“重要性”,反而淡化了政府应有的责任。


    在片面重视“媒体曝光”这一外在形式的理念下,一些地方政府的官员养成了唯是否“曝光”是从的习惯,个别地方甚至专门出台了“媒体曝光处罚升级”的措施,同样的问题,曝光的媒体“级别”越高,受到的处罚越重。这已经远离了处理问题的真正内涵,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但政府失去了最为宝贵的执政理念,这并非负责任的媒体所乐意见到的情况。


    回过来看“自贡灯会”事件,应当说,舆论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这不需要任何的“常识”就能看到。而政府在舆论的诱因之下,看到问题所在,也并不需要向媒体“示媚”:这是因为媒体的报道!关键的是,如果政府真正在舆论下看到了自己在民生方面的问题,那么,政府的改进措施就不仅仅是对媒体报道的一种回应,而是真正出于民生的决策,这才是真正的“在意识层面”的“低头”,而不是对媒体的“低头”。如若如此,这不正是媒体的舆论监督所追求的结果吗?媒体又何急于“邀功请赏”?

 

另有陈赐贵先生同题评论,转载如下

陈赐贵:笑看四川官员互相拆台

光明网 作者:陈赐贵

  四川自贡和受到此次雪灾影响的很多地区一样,电力紧缺。政府采取紧急措施,限制工业乃至居民的用电,而自贡国际恐龙灯会正隆重举行。此事经媒体报道之后,引起一片哗然,有网友称:“只许州官点灯,不许居民用电!”

  对此,自贡地方官员辩称:“灯会用的电是省里特批的,并不占用自贡自己的用电指标。”不料,四川省经委于当天(31日)下午也向本地媒体澄清说:“自贡市灯会用电并非如当地所说,是由省经委特批计划的”(《南方都市报》2月1日)。这话算是狠狠地打了自贡地方政府一巴掌。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之下,地方政府不再变得“团结”,而是互相拆台,这又何尝不是一种好兆头呢?

  尽管自贡的国际恐龙灯会耗电量可能就像地方政府所说的,仅占全市用电量的1%,但这并不能改变地方政府罔顾民生、藐视民意的本质。这也不是“不患贫而患不均”的伦理问题,而是政府持怎样的执政理念和办事原则的问题。姑且不论这个灯会缺电与否、耗电几何,试问,自贡的这个大型项目总耗资多少,对老百姓有何益处,有没有征求过老百姓的意见?地方上还有多少政绩工程打着“树立某某形象”、“招商引资”之类的旗号大行其道?

  此次媒体与网民的声音让地方政府感到了巨大压力,甚至互相拆台,从而暴露出更多问题来,显示了民意的巨大作用。原来地方官员并非不怕民意,而是听到的民意太少了。因为人民一说话,他们就发抖。怪不得有些官员会怀念过去没有网络的时代,“以前没有网络的时候多好啊,想让他们怎么说就怎么说。”

  地方官员互相拆台的现实也让我们明白了一点:官员们并非肆无忌惮、胡作非为的坏蛋,只要给他们以足够的监督和约束,他们也会诚惶诚恐起来。遗憾的是,这种事在过去发生得太少太少了,以至于有些大案要案还得靠官员们自己犯了低级错误或被偷被抢了,才会意外地暴露出来。看来,落实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还任重道远。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