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回应】任何一项救济途径都应当被尊重  

2007-12-20 19: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何一项救济途径都应当被尊重
         ——对检察机关四级“联合办案”的回应

萧 锐

    看到2007年12月17日《北京青年报》上杨涛先生的专栏文章,回应我在12月9日摘发于《南方都市报》的那篇稿子,受益颇深。在此谨谈几点我的读后感,作为对杨先生回应文章的回应。

     首先是法理层面的“联合办案”问题。杨先生在文中援引法律来论证“上下级检察机关联合办案是有法律依据的”,促使我在这一问题上进一步思考——关于检察权力的行政化倾向,有其历史渊源乃至制度来历,沿袭前苏模式也是重要原因之一。但是从纯粹法理层面考量,自上而下的一体化办案本身,是不具备或者说不很具备权力的“必然被监督”属性的,也不符合法律的他律要求。为什么审判机关的上下级关系是“监督与被监督”,但检察机关在此基础上加上了“领导与被领导”?说实话我还是无法理清头绪。至于在此基础上的合法性考证,如果无法解决上述疑问,似乎有点“存在即合理”的意味。

    其次是针对杨先生所认为的“检察机关上下联动,一体侦查,很有现实意义”中对现实意义的“三个有利于列举”,我有一些自己的看法。

    其一,上级机关介入办案对地方保护主义的克服,对于杨先生的观点其实筆者也不是第一次看到,在诸如环保总局扩权乃至纪检部门改革的讨论中我们不止一次看到。但筆者一直认为,从根本上解决地方保护主义之类的枝节问题不能靠权力的垂直领导或者集中等策略,而只能通盘考虑国家权力的架构体制,以及关于权力制衡与制约的切实理论实践。

    至于杨先生所说的另外两条“现实意义”,在我看来似乎都只具有理论上的“现实意义”。首先是“从全国、本省或者本地区合理地调配侦查力量和专门人才”问题,本身并不能作为联合办案的“良好疗效”。再者说并没有消息表明案发的地方检察机关存在“专业人才匮乏的困难”,似乎有点“没有困难,创造苦难也要帮”的架势。还有“上级检察机关通常拥有更为丰富的侦查经验”,我也觉得似乎牵强——如果硬要为了寻找现实意义而寻找的话,我也可以举出当地办案人员要比上级机关派员更了解当地情况,熟悉案件周边环境之类的好处。况且笔者就有一同学通过关系刚刚进入省级检察机关,堂而皇之地下市县检查知道工作去也,其法律素养与所谓经验,是被周围同学很是不耻的。

     实际上,我的那篇短文所要谈的只是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联合办案”大旗之下可能遮蔽了公民的某些司法救济渠道。杨先生的文章似乎也并不否认这一点,但却回避了在程序上消弭“向上级检察机关申诉”的情况。杨先生认为“检察机关并不是刑事诉讼中作出终极裁决的机关,对于检察机关的不起诉,被害人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是的,我的文章也没有断言公民的救济渠道被全部堵死,但“还有路可走”难道就可以作为“联合办案”堵死其中一些救济渠道的理由与抗辩吗?关于这一点,我还是要保留我的看法。杨先生文章的结尾说“犯罪嫌疑人的申诉权利没有被剥夺,也不会被剥夺”。其实,犯罪嫌疑人的申诉权利只是没有被全部剥夺而已。

   任何一条司法救济的途径都应当被尊重,尤其是应当被“习惯成自然”的办案传统所尊重。

 

2007年12月17日于山西太原

相关阅读:

新闻缘起: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调查洪洞矿难有关问题

萧锐:“联合办案”与被遮蔽的救济途径(南方都市报)

杨涛先生回应拙作:检察机关四级“联合办案”并无不妥(北京青年报)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