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具体法治,一个被糟践了的题目  

2007-10-26 18:11:02|  分类: 憋着不说,难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具体法治,一个被糟践了的题目

   从一个讲座中途退场,佛袖而去.

   听从师友善意的劝告,选择不说,选择憋着。但,确实不好受.

   讲座是院系的学生组织主办的,积极操办的学生干部还一个劲地要我帮忙一定给取个好点的名字,在了解到主讲者是六位来自司法实务部门的法官和检察官时,我把贺卫方老师的书名《具体法治》引用过来推荐给他们:具体法治的意义...

   在我选择中途退场的那一刻,我能感受到,最受委屈的恐怕是被用红条幅挂在墙上的那些无辜的汉字——具体法治的意义?苦笑都笑不出来,被糟践了,一个好端端的题目。

   首先开讲的法官是来自刚刚发生腐败大案的某高院,是“我们的师兄”,还算说得过去的讲述了一些死刑复核权回收的意义,又插科打诨地讲了几个冤杀的案例之后,以”准备不充分“草草收场。死刑问题,笔者很是听过几个掌握生杀大权的法官躲躲闪闪的讲座,绝密,一个数字,一个中国特色的数字...

   下面的这位,某中院的审判监督庭庭长,原本想问一个关于孟来贵腐败案的问题。但一开讲却发现,这位师兄想要与大家分享的是进京jiefang的有趣经历,在他看来,shangfang者是惹麻烦的人,是可以用手铐脚镣固定到床板上的生物,是政法委书记一声令下就可以收押入监的“没事找事”的人...悄悄地躲在北京那几个特殊方位,察言观色,守候着猎物——方言是最好的标志,是被连哄带骗的最好开始:“你是shanxi人吧?什么案子啊?来来来,过这边来,我能给你解决...这就是法官,人民法官要做的工作!在看到场上气氛还不错的主讲者,忙不停的介绍在座的其他同道:“某某法官也参与过这项工作,当时他就趴在铁栅栏上...”

   在这些被寄予厚望的年轻法官眼中,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是至理名言。从掩饰不住的兴奋与急于跟听众分享jiefang快乐的表情中,我读不到人性,读不到怜悯,读不到对正义的认知与坚守,读不到哪怕作为法律人最起码的良知。贺卫方老师曾经对“法律共同体”日趋建立、共同的一套法律思维和言说语境是那样乐观的预期。但在这个现场,看不到!他们都拥有光鲜的科班出身,现在又在进一步“深造”(混文凭,或许更贴切),但,我与他们,无法建立共同的话语体系,没有任何办法!

   就四个字: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而最可悲的,是弥漫在整个会场的哄堂大笑与前仰后合!!难道真的可以用“听众大部分是法律硕士,原先就没有学过法学”来搪塞吗?!我笑不出来,想哭~ ~ 是的,那些蹒跚在shangfang路上的乡亲,跟欢聚在会场的现在或未来的法律精英们,相距太远了。可以理解吗?我做不到。

   ......

   不拍案而起,选择闭嘴——因为我知道说出来的意义也等于零。

   选择退场,离开那个或许现在仍旧欢声笑语的“难得机会”,打开电脑,重读那份几百页的《中国信访报告》,但愿,可以汲取到力量,可以找寻回信心,可以抚平伤痛...

   思路,有些乱,有些激愤难平;文字写的有些随意,不打算修改,权当是发泄。

   贺老师说过,在中国讲宪政是需要喝点酒的。但今天的我,没有喝酒,却醉了。

 

2007年10月26日傍晚于并南

 

  

  评论这张
 
阅读(4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