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重申胳膊的尊嚴

 
 
 

日志

 
 

权力毫无羁束,公民的受难无法幸免  

2007-08-29 07:13:05|  分类: 憲政主義與現代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媒体曝光约束不了这样的权力
  
 东方早报 萧锐

    任何一个所谓“一把手”的管辖范围之内,一切公共资源听凭差遣,所有公平道义任其构陷,公民的合法权益被践踏绝对不会是偶然!在没有制约机制的权力面前,我们都是不安全的,我们都无法免于对权力暴虐的恐惧。


    湖北省监利县荒湖农场原宣传部长刘新荣因劝农场书记管好家人,近十年来全家遭遇多起不幸:1998年被书记儿子雇人入室将其夫妇砍成重伤,一年后又被诬陷成纵火犯被羁押两年多,五年后才拿到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其弟弟被刑讯逼供成帮凶入狱四年。而指使人杀人放火的书记儿子只判一年半。(8月27日《民主与法制时报》)


    普通公民或许并不精通法律,但他们对于事件的判断却往往更接近真相本身,也更能精准地揭示事件背后的盘根错节。“(受害人)弟弟被刑讯逼供成帮凶入狱四年,而指使人杀人放火的书记儿子只判一年半”,面对如此耐人寻味的境遇,坐谈法理,或许还会见仁见智;但普通人的世俗判断却可以一针见血。问题在于,如果公权力如此悍然施暴,我们的公民就会无计可施,只能逃避和忍耐,只能躲闪和退让,去寄希望于媒体手电筒般的曝光概率。


    按照媒体报道的某种规律性认识,我们可以判断此次监利个案的套路实在是已经够不上什么新闻价值了。在任何权势人物一手遮天的地方,公民的合法权益被践踏绝对不会是偶然!


    在这些地方,要求司法权力去捍卫法律的尊严恐怕太书生气了。我们可以看看地方的各种权力机关是怎样引人疑虑地行使其解释权的:“法院要定(农场书记之子)张志云故意杀人罪,公安局说只够定故意伤害罪,检察院认为轻伤可作自诉案件,最后,在监利县政法委的协调下,监利县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张志云一年半有期徒刑”……我们能说什么?!


    即使被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但农场管理局委员会和纪委却依旧给刘新荣下达了行政留用察看二年和开除党籍的决定,不知依据何在?还有公安机关,连续两天两夜的突审也在所不惜;为使证言一致,居然严重违反程序严刑逼供;为了得到所谓的口供,不惜用受害人家属的安危来威胁……却是为何?


    媒体的关注能覆盖多少被侵害的公民个体,稍有判断能力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结论。也只有借助又一个鲜活个案引发的媒体狂潮,我们才能表达对已经过了媒体关注期的那些公民的关注:那个被书记坦言“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的稽山文案,那些被权势人物们遮住的一个个偶然,最后的结果是怎样?受害人的遭遇又如何?没有对权力的刚性制约,媒体的关注是靠不住的!

东方早报20070828刊发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4/node272/userobject1ai24903.shtml

原文如下:

权力毫无羁束,公民的受难无法幸免

萧 锐

据报道,湖北省监利县荒湖农场原宣传部长刘新荣因劝农场书记管好家人,近十年来全家遭遇多起不幸:1998年被书记儿子雇人入室将其夫妇砍成重伤,一年后又被诬陷成纵火犯被羁押两年多,5年后才拿到解除取保候审决定书。其弟弟被刑讯逼供成帮凶入狱4年。而指使人杀人放火的书记儿子只判一年半。(民主与法制时报8月27日报道)

面对一个又一个被称为恶性事件的所谓偶然个案,奢望平心静气地坐谈法理简直就是对每一个正在遭受侵害的个体生命的漠视。普通公民或许并不精通法律,但他们对于事件的对价判断却往往最接近真相本身,也更能精准地揭示事件背后的盘根错节。“(受害人)弟弟被刑讯逼供成帮凶入狱4年,而指使人杀人放火的书记儿子只判一年半”,面对如此傻子也能看出问题所在的境遇,坐谈法理,或许还会见仁见智;但普通人的世俗判断且可以一针见血。问题在于,面对公权力的悍然施暴,我们的公民却往往无计可施,只有逃避和忍耐,只能躲闪和退让,去寄希望于媒体手电筒般的曝光概率。

按照媒体报道的某种规律性认识,也凭借“不幸生在中国”的公民荣幸,我们可以判断此次监利个案的套路实在是已经够不上什么新闻价值了。在任何一个所谓“一把手”的管辖范围之内,一切公共资源听凭差遣,所有公平道义任其构陷,公民的合法权益被践踏绝对不会是偶然!

在如此权力运行的现状之下,要求司法权力去捍卫法律的起码尊严恐怕只能是书生意气了。我们可以看看作为掌握国家司法权柄的地方代表是怎样“充分利用”自身的解释权的:在对书记公子的定罪定罪时,“法院要定张志云故意杀人罪,公安局说只够定故意伤害罪,检察院认为轻伤可作自诉案件,最后,在监利县政法委的协调下,监利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张志云一年半有期徒刑”……我们能说什么?!

即使被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但农场管理局委员会和纪委却依旧给刘新荣下达了行政留用察看二年和开除党籍的决定。还有自甘家奴地位的公安机关,只要有关领导发话,连续两天两夜的突审也在所不惜;为使证言一致,居然严重违反程序严刑逼供;为了得到所谓的口供,不惜用受害人家属的安危来威胁……

湖北监利,这个在中国的广阔版图里谈不上举足轻重的地名,却在近几年来深深印入国人的记忆。李昌平向总理上书所痛陈的三农问题现状已经超越监利的行政区划,成为中国广大农村的现实写照。而此次监利荒湖农场“因劝书记管好家人全家遭多起冤狱”的恶性案件更让我们无法相信这仅仅只是偶然个案。

媒体的关注能覆盖多少被迫害的公民个体,稍有判断能力的人都会有自己的结论。也只有借助又一个鲜活个案的媒体狂潮,我们才能表达一下对已经过了媒体关注期的那些公民关注:那个被书记坦言“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的稽山文案,那些被一把手们遮住的一个个偶然,最后的结果是怎样?当事人的遭遇又是如何?没有刚性制度的制约,媒体的关注是靠不住的!在没有制约机制的权力面前,我们都是不安全的,我们都无法免于对权力暴虐的恐惧。

毫无羁束的权力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这谁都心知肚明,但却又无法找到一个稳妥和切实可行的革新路径。面对一个又一个鲜活的个案,我们能做的是恐怕不仅仅是质疑与追问。

 

2007年8月27日与并南山大

 

 

相关新闻链接:

湖北干部因劝书记管好家人全家遭多起冤狱

http://news.163.com/07/0827/01/3MS8095F0001124J.html

本文发表于今日东方早报

http://www.dfdaily.com/node2/node24/node272/userobject1ai24903.s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